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故事
強暴故事

強暴故事

我手拿著一張照片。
  及肩的烏黑長發、小孩子般明亮澄徹的眼睛,通紅的臉額和櫻桃小咀,嬌小高貴的身體加上和年齡不相符的豐滿胸脯。如要斷折般的纖腰,渾圓柔軟的大腿,小小的手,明朗而天真無邪和帶點害羞的性格。
  這張由泳池邊偷拍得來的照片,我看了已不止萬次了。
  她的名字叫君島麻衣子,今年16歲,圣羅倫斯高等學園高中一年C班,圖書和手藝學會,無男朋友,因開朗友善而交得到很多朋友,是班中的人氣者。
  無兄弟姊妹,住在距學校30分鐘車座的高尚住宅區,父親是大建筑商部長。
  無論怎樣看我也沒有機會接近她的吧?再次嘆息。初夏。在最近蟬鳴聲極響,卻行人不多的一條街道上走著。
  距四十歲不惑之年只差兩、三年;無論怎樣看外表也不像有女人緣,兼且更是在失業中。
  數個月前,在某大廈做著清潔窗戶的雜工的時候,一個同事遞了個望遠鏡給我,我揍近一看,一個女子學校的更衣室竟立刻映入眼內!
  看著高中少女們在更衣,簡直有如做夢一樣!
  這時,一個明顥地比身邊所有人高質素的人令我眼前一亮!她便是君島麻衣子。
  很可惜這次見不到她的更衣情形,但她的可愛美貌已令我心如鹿撞。第二天,我立刻常來一具高性能的照相機,從此就不斷地拍攝著她的照片。
  但不久后我卻因事被解顧了。
  我住的地方是一個很小的公寓,墻上有著裸女海報,屋中各處都有AV錄像帶、紙巾等東西。己不知多少次了,我再拿出新的紙巾,再看著麻衣子的照片。
  再次尋求虛假的快感。
  裸著下身的我橫躺在床版上。空虛地望著天花。
  麻衣子……既然如此,我何不去干?好過一生就此靜靜渡過?把她成為我的所有物吧!用繩把她綁起,再用鞭來毒打她!多后再把她浣腸,隨著她嘖射出的糞便而大笑!最后要地她調教至自動去把我的肉棒含住為止!對!我現在受的痛苦要她保償!要她成為性的奴隸!我的性奴!麻衣子,你是為了成為我的奴隸而生的!怎么我之前從末想過呢?我在床上一個人狂笑著。
  首先要找個地方,在這里的話她的慘叫聲一定會讓人聽到的。有、有了!去年工作的建筑工地旁的山路走上去,約一小時路程后會有一間棄置的屋。在四周范圍之內也沒有任何其它人煙。
  我立刻站起來,從未有過的狂氣之焰在眼內燒起來了……第二章、綁架
  實在連自己也不敢相信。
  “哈哈!你真是個蠢才!”
  在我后面座位上橫躺著的是一個被電棒電暈了和用繩捆綁住的少女。
  君島麻衣子。
  眾多的男之心中的傾慕對像的這個少女,把她改變調教成為發泄性欲的奴隸,想起來自己好象變成了一個偉大的人物似的。
  “是啊,我的偉大的另一證據就是這些錢!”
  在上個月偷來的這輛車中發現的皮包內,還有這近十萬元的金額。
  有了這些錢,便可以大量買入食品和日用品在廢屋中積存,當然更可買入調教用具,令我可足不出戶地在那間屋中進行調教工作!
  從都市三小時車程后,來到這個山林地帶。月色昏暗,其它人家的燈光有如微塵般。車頭燈映照著的是一個木造的建筑。
  把車駛入了主屋旁一間本來是放置農業用具的小屋,停車后把獵物放在肩上擔負著,走進了主屋之中,把鐵制的門小心地鎖上,然后進入屋中。
  在一間倉庫般的大房內,一邊的墻邊放著大量各式的性具、拷問具。一張很大的床,旁邊是甚么遮掩也沒有的廁所馬桶。天井上有根鐵柱,垂吊下一些鐵鎳和鎖。除此外便是一片絕對的寂靜。
  把少女的繩解開,兩只手用鎖鎖住,吊了起來。
  她穿著一件胸口有襟章的毛衣,配上了圣羅倫斯高等學園通用的紅色鍛帶領帶,白色的短裙與及同樣?白色的襪子。
  失去意識的她垂著頭,在垂下的長長秀發中隱約可見那絕美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和高高的鼻梁。一雙小手的那幼小得像一屈便要折斷的手腕,被鎖住高高吊起,毛衣也隱藏不了的高聳胸脯,還有那裙下的瑩白的雙腳。
  我一邊飲著酒,一邊在肆意欣賞這個被吊住毫無知覺的少女。我走近她,由那吊著的小手起輕撫向下,感受著那幼細的肌膚,溫暖的觸感。直到那俏臉之前,撫著她泛紅的臉額,她那櫻桃小咀微微開啟著一條縫,一副欲語還休的樣子。我忍不住深吻在她的唇上。
  這大概是她的初吻吧?當她知道了初吻的對像是我這樣做男人,她會有甚么反應呢?然后要到你自動的向我做了。不是接吻,而是要你用咀來服侍我的小弟弟。好了,到為她解除束縛的時候了。我解開了鎖把她放下,脫下了她的毛衣,再把她橫放在床上。
  我慢慢地開始把她的衣物一件件脫下,首先解下了領帶。
  然后由最下一粒起,逐粒解開她校服上的?子。少女那瑩白的腹部開始裸露在我眼前。
  然后輕把她抱起一點,把她的衣服緩緩脫了下來。
  純白色的胸圍,包蓋住豐滿的乳房。但我并不打算此時把那胸圍也脫下,因為在她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做的話,便失去了調教的意義了。
  我再把那校服裙的?子解開,然后把裙子松下來。
  裙子脫下,看到了純白色的,著花朵圖案的內褲。這孩子氣的底褲,緊包住她健康有彈性的下腹部。
  我把臉湊近她的下體,鼻端傳來一陣少女甘香的體味,再深吸一下,那陣少女的下體氣味幾乎令我忍不住“打飛機”,我慌忙把臉移開。
  如果現在射了出來的話,我這調教師便簡直是完全失敗了!
  我把只脫剩乳罩和內褲的麻衣子雙手再上鎖,重新再吊起來。
  看著16歲少女那柔軟光滑,卻又健壯而有彈力的肌膚、纖腰、大腿,我不禁吞了吞口水,死命忍耐著。
  我再把目光移回她的臉上。
  非常的可愛和無邪,是一副由出生至現在都是受到最佳呵護培育的臉容。一點的暗淡也沒有,反映出受到身邊很多人愛護的幸福的光輝。
  想到我無為而艱苦做人生,心中一道怒氣上升。我突然出拳猛打了她的腹部一下!
  “喔!”
  隨著一聲悲鳴和全身一下劇震,君島麻衣子回復意識了。
  第三章、乳虐
  “這……這里是?”
  “醒來了嗎,小姐?”
  “你是……?你想怎樣?”
  “歡迎來到我的秘密禁地!”
  “怎么……你不是說我爸爸出了交通意外,叫我跟著你來……”“你是白癡嗎?這樣輕易就相信別人嗎?”
  “這……這……如果你要錢的話我可以叫爸爸拿來……”我大笑起來。
  “真是這樣的話我可要多謝你了?但我要的并不是錢。”
  “那么你想要……?”
  我拿出了一柄巨大的軍刀,向麻衣子的臉龐慢慢迫近。
  “你……你……想干么?”
  反光的軍刀刀面貼著她柔軟的面額。
  “我想要的就是——你!”
  麻衣子呆了一秒,然后一陣驚恐的感覺令她俏臉也變白。
  “啊,真美的身體啊!”
  她終于發覺了自己身上被脫剩只有胸圍和內褲。
  “不要!!別看!!”
  鎖著她雙手的鐵鏈被她搖動得卡卡作響。
  “快放下我!否則我要大叫了!”
  “你不妨試試!”
  “有人嗎?救命啊!!快來救我啊!!”
  我很冷靜自得地,把軍刀沿著她的臉滑下。
  “連慘叫聲也很美呢,麻衣子!”
  麻衣子仍在叫著。
  “在附近十公里內也不會有人煙的深山內,我看你還是別浪費氣力在叫了!”
  “怎么這樣……”“這個很緊迫吧,你的胸部如此大。”我把軍刀貼在她的胸圍上。
  鋒利的軍刀的恐懼,加上全身只剩內衣褲的羞恥感覺下,麻衣子開始流下眼淚了。
  “不要……那把刀好可怕……求你快拿開!”
  我把軍刀貼在胸圍的最高聳處,亦即是她的乳暈的所在,并在慢慢地畫著圓。
  “怎樣?感覺如何?”
  “停手啊!拿開刀子,然后把我放下來!”
  滴著淚珠在悲鳴的少女臉龐,令我更加的興奮,今次我把刀子輕按壓在她乳尖上。
  “停手啊,那把刀,很可怕!很可怕啊!!”她帶著哭聲不住叫著。
  “真的這樣害怕?”
  “求求你……”“原來是這樣,不想我用刀子,而想我改用手來愛撫你吧?”
  “不!不是……”“要我用手,那先把這障礙物解除吧!”
  我把刀子移至胸圍中間兩個cup的連接點的內部,預備用刀“?”開它。
  麻衣子的肌膚感受到冰冷的刀峰,她拼命的抵抗。
  “不要啊!”
  “這樣啊,怎好呢?好,不如你首先告訴我你上圍的數字吧!”
  “這種東西怎可以說……”我微一加力,那胸圍的帶立時斷裂了一半。
  “不要!!我說了!是……是 88cm……”“再說一遍,完整點!”
  “我……我的……上圍是…… 88cm。”
  她一邊低聲細語,俏臉也益發通紅了。
  “那由我驗證一下,你說的是否實話!”
  我發力一挑,白色的乳罩從中分開而跌下。
  “啊——!!”
  16歲少女的乳房,“噗”地彈跳出來。
  那對豐滿的乳房,像散發著少女的羞恥般在微微顫動。
  好象雪一般白的肌膚,晶瑩通透得連青色的血管也隱約可見。
  那像菩蕾般可愛的乳尖,有如初春初開的花朵般嬌嫩迷人。
  首次見到如此美絕的乳,令我下面也立時硬直起來。
  “不要看!求求你不要看啊!”
  “88cm啊……麻衣子,如果你每天也搓揉它們一下,很快便會超越90cm啊!”
  再次拿著軍刀,迫近那被滴下的淚水所弄濕的乳尖。因羞恥而通紅的俏臉立刻又害怕得發青。
  “喔……”“來,來拜托我吧。”
  “甚么喔?”
  “拜托我把你一雙奶子揉弄一下吧!”
  “不!這樣的話我怎樣也說不出口!”
  赤裸著一雙乳房的女子高生,在悲慘地啜泣著。看著她那如此可愛的臉,我真的很想立刻把她剝個清光,再好好插她一頓!
  然而我仍必須忍耐一下,因為我要做的不只是單純的強奸,而是調教她成為性奴的大任務。
  我把軍刀放下,然后拿出一條黑色的鞭子來。
  殘忍地,一下一下的抽打在高聳的乳房上。
  “啊啊!!!!!!”
  就如最好的音樂演奏般的,是她那美麗的悲鳴聲。
  “停手!停手啊!”
  “我要教曉你:不可以向著我說停止或不要!”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求求你……”“那,之前我要你求我甚么?”
  “求你……揉……采弄一下我的……奶子……”越說越細的聲音。但當我再鞭她一下,她又立刻大聲慘叫了。
  “大聲點!而且要稱呼我做主人!”
  “主人……求你揉……弄一下我……我的奶子。”
  “那好吧!”我冷笑地把鞭放下,然后把一雙手放到她一對車頭燈上。
  我在輕輕搓柔。感覺非常柔軟,但另一方面在按壓下時又生出一種年青肉體的彈力,而少女的暖意亦隨著那對肉團傳入我掌心,我用一手抓住再是又揉、又搓、又上又下的擺動,一邊感覺享受著那種天仙般美妙的快感。
  “喔……”她的牙咬住下唇,在拚命地忍耐著恥辱的感覺,而我則繼續在揉著那桃紅的乳尖,更把那陷落俳乳頭嘗試用手拉出來。
  “啊,不,別這樣……”“甚么,你還在說不要?”我的手并沒任何停頓。
  “痛,痛啊!”
  “口里是這樣說,但你的乳尖不是開始挺立起來了嗎?”
  用手指握著奶頭,在又拉又扭著。
  突出的奶頭,正好讓我去品嘗。
  我把口含住奶頭,在輕輕地嚙咬著、吸啜著、用舌舔著。
  口中有一種甜美的味道,不知是幻覺還是真實?
  “不要!停止啊!”少女的哭叫又再開始。
  我享受夠了后終于放口,只見她的奶頭已被我的口水沾滿,而且因被揉弄吸啜而弄得通紅。
  “好了,現在應謝謝我答允你剛才揉弄乳房的要求了。”
  “!!太過份……”一雙如水般的眼眸溢滿淚水,眼中看著有如惡魔般的陌生男人,一種極度屈辱的感覺漸漸涌遍她的全身。
  “說啊!”
  我再度她的乳房。
  “我的胸……痛!不,是我的奶子……得到你揉弄,多謝你,主……主人……”被繩索吊住雙手而吊起的少女,低著頭在飲泣,16歲的少女,乳房不單完全暴露,還被搓弄、吸啜、那種屈辱感絕對可今人發狂。
  只是,這還未足夠。
  還想給她更多的屈辱、更多的苦痛。
  “可愛的內褲呢!”
  用刀抵住了她那純白的小內。
  “喔!”新的悲鳴再度開始。
  “哈哈哈,不知內褲里面的是甚么?”
  “好可怕,請停手……”“麻衣子,到此為止所有衣物都是我幫你脫的,但這最后一件便留給你自己吧,你自己把它脫下,炙后把你的鮑魚給我看看吧!”
  “不!”她像死也不肯動般。
  “快!”我用刀子大力抵住她。
  她突然像崩潰般放聲大哭:“不……太討厭了!!救命啊!媽媽!救命啊!!”
  全身也激烈地搖動著。
  我的眼被一股烈火所燃,甚么理性也不復存在。
  突然用手掌拍了她的乳頭一下。“啪!”
  “啊!好痛啊!!”
  “脫!脫啊!”我更加大力地再打了她多幾下!
  “痛啊!不!痛啊!停手啊!”
  “脫吧!”
  “痛啊!不要!”
  “脫吧!”
  “主人,求你停止啊!”
  “脫吧!”
  “饒了我吧,主人!”
  “脫吧!”
  “不要……快死了……媽媽!”
  “脫吧!”
  “脫……脫了……求你停手!!”
  我停止了虐打,紅得如滴血般的乳頭仍在一晃一晃的晃動著。
  “你明白了吧,敢反抗我的話只會令你受更多苦而已!”
  “……”“答我!”
  “明白了……主人……”豆大的淚珠如雨落下。
  第四章、暴打
  放下來躺在床上的麻衣子,兩手覆蓋住那對以被玩弄得又紅又腫的乳房。
  “誰人許可你用手遮住胸脯的?”
  “可是……”我拿起皮鞭,抽了在床邊一下,發出很大的“啪”的一聲。
  麻衣子立刻自動地放開雙手。
  開始肯在我的暴力威脅下聽我的話去做了,第一階段終于完成了。“開始脫吧!”
  少女在猶疑。
  再一次一鞭抽在床上,她立刻整個彈起。
  只有16歲,連男性的手也沒有拖過的少女,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要脫得一絲不掛,這真是想起來也叫人興奮!
  一邊用單手遮掩住下體,一邊用另一只手把內褲脫下。
  終于把整條內褲脫下,但她的手仍是掩蓋著下體。
  “不行,立刻把手放下。”
  我拿起皮鞭。
  “不行……我做不到……”“那么……好,轉身吧。”
  她轉身,那高聳的肉臂面對著我。
  我拍打了那雪白的屁股一下。
  “啊,好柔滑的觸感!”
  “不要!”
  我捉住她雙手,把它們重新再綁起,再度把她吊起來。
  “啊!”少女的悲鳴再起,她死命地夾緊雙腿。
  “年青卻已發育得不錯,也有少許陰毛了呢!”
  “不要看!討厭!”
  “甚么!你是我的奴隸啊!飼養你的主人要看你的身體不是天經地義嗎?
  我的手逐漸迫近,終于觸碰上她幼小的陰毛。
  她的叫聲更加高脹,拼命地在搖擺逃避。
  “豈有此理,真不乖啊!”
  我把她雙手的鎖放下一點,令她向前傾俯,她的頭部大約在我腰間的高度。
  我抬起她的頭,潑開她的亂發,而她眼前的就是我的陽具!
  “不聽話的懲罰是,用你的口來服侍我的小弟弟吧!”
  那早已膨脹的巨根,迫近少女的小咀。
  麻衣子面也青了,拼命的緊閉雙唇。
  我用手夾住她兩頰,俏臉被夾得變形的她淚水直流,卻怎也不肯把口張開。
  “真頑強啊,看來不拷打一下不可了!”
  我拿起調教鞭站到她的身后。
  “?啪!”一鞭抽在少女雪白的屁股上。
  “啊!!”?啪!!?啪!!?啪!!
  毫不留情的,一鞭又一鞭地直下!
  “啊!啊!!”
  “還有還有!”
  “啊!痛!好痛啊!!”
  那白色的屁股上,開始出現了一條又一條赤紅的鞭痕,這個情景更令我興奮起來!
  “求求你!!喔!!”
  “求我甚么了?賤貨!”
  “我會照你所說,啊!!去做……啊!!”
  “你好象忘記了如何去求我呢!”
  我?開了鞭子,直接用手拍打那布滿鞭痕的肉臂!
  鞭子的痛只是一瞬間,但手掌拍打的痛卻是綿延至整個屁股,自出世來從未受過這種酷刑拷打的少女更是忍受不了這種痛楚,她像瘋了般慘叫,痛得全身也不住扭動,這種光景對我來說堪稱是極樂的至高享受!
  “痛!好痛啊!”
  “來,求求你的主人吧!”
  “啊!!我照你說的一切做,主人,啊!!”
  “我說的?我說過甚么?”拍打仍持變著。
  “痛!痛!!用……用口……”“用口怎樣了?”
  “喔!用口……服侍……服侍你……”“服侍我甚么地方?”
  “痛!麻衣子……喔!說不出口……”“你即是想繼續被打了?”
  啪!!啪!!
  “啊!!求你別打了……”“那快說!”我雙目露出兇光,出手更為大力!
  “啊!!!!痛死了!!!!!”
  “快說啊!”
  啪!啪!啪!啪!!
  “說!說了!主……用口把……主人的……啊!!……小弟弟……安慰,一下……所以,求你……求你……”麻衣子痛得連口齒也不清了。
  “好吧!”
  我的手終于離開了她那高高腫了起來的屁股。我拿來了一條濕毛巾膚在她屁股上,令她的痛楚可稍為減輕,從凄慘的拷打虐待中解放出來的麻衣子,終于可抒一口氣。
  “謝謝……主人……”“只要聽話一點,便不用受這皮肉之苦了!”
  “是……主人……”少女輕聲地說。
  看來第二階段也結束了。
  第五章、侍奉
  我再站到麻衣子面前,把她被吊起的雙手解下來。
  解除了束縛的麻衣子,以不安的表情看著我。
  我把陽具放到她的眼前。“首先,用你的咀吻吻我的肉棒吧!”
  麻衣子兩頰通紅,雖然張開了眼,視線卻不敢和我的肉棒有任何接觸。
  “來,干吧,麻衣子。”
  “但……但是……太羞了……”“你還是想再被打?”
  “不!不……”微微顫抖著的小巧櫻唇慢慢靠近,終于吻了在龜頭之上。一陣有如觸電的快感流過我全身。
  “好,張開雙眼,今次試試用舌頭來舔吧!”
  瑩著淚的雙眼微張,麻衣子伸出了粉紅的小舌一丁點,輕輕舔了我的寶貝一下。
  “做得很好,就是這樣!把我的肉棒像舔軟雪糕般地舔多幾下吧!”
  她眉頭輕皺,一邊露出痛苦的表情,另一方面卻又不敢反抗地用她的丁香小舌舔著我下體,那穩可憐的表情非常迷人。
  我禁不住用手輕撫她頭頂的秀發:“麻衣子真乖,真是做得好!”
  在痛苦的調教后要給予適當的鼓勵和贊賞,這才是正確的調教方法。
  麻衣子神情呆滯地繼續舔著。真是難以置信,剛才才叫得呼天搶地,現在卻好象慢慢習慣去舔我的肉棒了!
  “好,現在把整根肉棒含在口中。”
  麻衣子露出困惑不明的表情,但仍然盡力的張大她的咀,把我的肉棒慢慢接收。
  舌頭那又熱暖又柔滑的觸感,興奮得令我的肉棒脹至極點。
  “再用舌舔。”
  麻衣子在她塞滿了的小咀中勉強動著她的舌,開始在舔著。
  “手也不能空著!”
  我大喝一聲,嚇得麻衣子心神一震,她連忙用雙手捧住我的肉棒根部,另一方面口部仍拼命地侍奉著我的寶貝。
  “用手撫弄我的睪丸那地方!”
  她用那雙美如白瓷的小手,溫柔地撫著我的睪丸。
  幾乎忍不住的快感貫徹我全身。
  在奪走她的處女身前,先來一發吧。流著淚的麻衣子,在恥辱和害怕中繼續拼命地服侍。
  16歲的高材生兼千金小姐,用最溫軟誘人的櫻桃小咀如此地侍奉著我……忍不住了,我兩手捉著她兩頰向前一堆,一股精液直射入她口中!
  突然被腥臭的液體貫滿口中,麻衣子露出驚愕和苦悶的表情,雖然想立刻放口,但她的臉在我的手捉住之下,卻是無法走得脫。
  非常長時間的射精。
  “飲了她吧!好飲的啊!”
  在得到極度的快感后,我終于放開她的頭。
  麻衣子一邊咳著,一邊拼命在吐,一沫沬白色的精液,在她粉紅的唇邊流下來。
  “喂,怎么不飲了你主人的東西!”
  露出凄苦表情的麻衣子,咀邊仍吊著白色的泡沬:“求求你,把水給我……”然后又咳了兩聲。
  我想了一會,把一杯啤酒拿出來。
  “今次便饒了你,可是下一次一定要把主人射出的東西全部飲下肚,因為這是作為奴隸的義務,知道嗎?”
  她只想盡快有東西可漱口,連忙不迭點頭。
  我把杯子在她的頭部上方微傾,她連忙張口把我傾注下的啤酒承接住。
  啊啊,以前的我怎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和一個女子高中生口交和射精入她口中……拼命希望清除那陣異味的麻衣子在把啤酒漱著口,而跟著自己還會遭遇甚么,她已不敢去想了……第六章、禁地
  麻衣子坐在床上飲泣著,似乎仍未在剛才口內射精的沖激中回復。
  我把她的雙手反綁在她背后,那一對被她滴下的淚水沾濕了的乳房毫無遮掩地展現在我的眼前。真是美絕的景色。
  我在麻衣子注視下準備著表演舞臺:拿出一張單人椅子放在中央,在上面放好鐵枝,把燈光調教好射向椅子,并拿出一個放入熱水的盆子和一盆剃須膏。我最后拿出一把剃刀向麻衣子步近。
  “干……干甚么?”
  麻衣子在一陣恐怖感下全身僵硬。
  “乖孩子,坐在椅上吧!”
  “想干甚么?好怕……”“乖乖聽話的話便沒甚么好怕。但如果反抗的話……”麻衣子未聽我說完便立刻走來,并坐在椅子上。
  “把雙腳慢慢提起。”
  麻衣子拼命把兩腿夾緊和提起,完全依我的話去做。
  “對了,真乖!然后把兩腿分開,雙腳分別放在椅子的兩邊靠手處上面。”
  麻衣子明白到這樣做的話私處便完全會展露眼前,尤其她的雙手已被反綁在椅后,自多更無法去遮掩重要部位。
  “這樣做……我做不來……”雖然經過乳責、口交等調教,但要把自己最害羞的私處完全的展現人前,這對麻衣子來說始終仍是很難接受。
  “看來是不是還未懲罰夠?你是不是已忘記了剛才受到怎樣的懲罰啊?”
  “但不能……做不到啊!”被淚和汗水所濕的臉龐露出悲苦表情。
  “那算把,你如此厭惡的話。”
  我把剃刀靠在她俏臉上。
  “用這剃刀把你的臉割得四分五裂的話,也很有趣吧,橫豎我剛才已在你的口射出來了,就算殺了你我也沒有所謂的啊!”
  手持的剃刀經上面的射燈反射出威嚇的光亡。
  “變態者……”麻衣子腦中泛起這個詞語,之前在雜志中讀過有關一些女性被殘酷虐殺的文章此時開始泛上心頭。
  “別……別殺我……”死亡的恐怖令麻衣子驚恐得全身劇抖。
  我其實并不是真要殺死她,因為失去了她對我也完全沒有好處,只是若她真的寧死不從的話,我也不知道自已應該如何做了。
  “你自己去選吧,無論你是生是死我也不介意的。”我作出再一次威脅。
  結果,在恥辱和生存之間,她選擇了后者。
  少女的最寶貴秘地的菩蕾,在男人面前完全地展現開來,她的雙眼緊閉,全身都像在拚命地抵受著那無比的恥辱。
  我在這極點的美景前俯下身來。
  只和妓女交歡過的我,有生之年首次看到十來歲處女的圣域。
  像初雪般純白的丘陵上,排列著淡色的和纖幼的恥毛,在肉丘上有一道緊緊閉著的狹谷,像守護著圣域的大門一般,而那洞口位置如春天原野般染上一沬桃色。
  那清純的少女的完美般下體,令我不禁喘了一口氣。
  “好美的水蜜桃啊麻衣子,女子高中生果然格外不同!”
  “不!別看!!別看啊!!”
  思春期少女最私有的禁地,被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肆意地細賞,這種極度的羞恥感令麻衣子不斷在悲鳴。
  當我把手指在她肉丘上來回輕撫時,她更由悲鳴變為號叫。
  小粒如珍珠般的陰核,在我的手的撫弄下漸染上了桃色。我更用手指夾住那陰核,然后再輕輕來回地轉動著。
  “不!痛啊!別碰啊!”
  我不理會她地把那外皮剝開,白色的恥垢覆住的絕美的粉紅的果肉完全展露出來。
  “哈哈,你的陰核是出生從來第一次被剝出來吧?”
  我撫摸著它。
  “嘿嘿,你有試過自己這樣的自慰嗎?”
  我加了點力度。
  “痛!停手啊!”
  “怎樣,有還是沒有啊?”
  “好、好痛!我沒有做這樣的事啊!”
  “這樣的事,即是甚么事?”
  “好痛!別再弄那里啊!”
  “要停止的話,便要依照主人的說話去做啊!”
  我再次提醒她作為奴隸的義務。
  “麻衣子從未……從未自慰過……請主人……教我……”終于放開了陰核,麻衣子雙眼都充滿了淚水,而她甚至連出聲的氣力也沒有了,只有在靜靜地淌著淚。
  “好,讓我仔細再看清楚吧!”
  我把她雙腳盡量地分開,再把頭湊近,那少女的私處有如大特寫地盡現眼前,我慢慢伸出手,撫摸著那緊合的蓬門,感覺上非常柔軟和溫暖。
  我用兩只手指用力一壓。
  緊閉的蓬門慢慢地開啟了小小的洞口。
  那染上桃色的花朵開始盛放。
  在那陰核之下是小小的尿道口,然后再下便是少女的禁地、陰道口。
  處女之身的麻衣子,那里仍是閉得很緊。
  我用一只手指嘗試侵入。
  好暖,不,是好熱……雖并沒有濕但卻可感到一股濕氣。
  再深入一點,似乎遇到了障礙。那是……處女膜?
  到此為止一直在緊閉雙目、合緊雙唇在強忍的麻衣子,此刻禁不住再叫起來:“啊!!!不要啊!!媽媽救我!!”
  被綁住的嬌軀在猛力地搖動著想擺脫我,但是以她微弱的力量,無論是繩索、椅子或是我的手都無半點方法掙扎得開,任由我的手在她最私有最羞辱最敏感的地方不斷玩弄,也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我當然不理會她,繼續我的“審察”。
  我把手指從她陰道口拔出,只見上面已鋪上一點白色的東西。
  我再從她的陰戶向下看,到了會陰,跟著便是肛門。
  細細的皺折包著這個小小的洞,我用手指在它的周圍畫著圓。
  “不要!不要碰那里!!”
  震驚的麻衣子脫口大叫。
  “麻衣子,你的陰戶非常美麗,肛門也可愛極了!但一會之后我會令你里面也同樣的可愛!嘿嘿……”剛才在她口中射出的肉棒,又再一次堅硬起來……第七章、破瓜
  “麻衣子,我要把你變成真正的女人了。可是在這之前,必須先把你那里清潔好才行。”
  我的手再次把剃刀拿起。
  “想……想干甚么?”
  我把剃刀移近她的陰毛。
  “要把這里剃得潔凈點。”
  “為甚么?這太羞恥了……”“這是奴隸的義務啊!還是你想我把剃刀割你的臉了?”
  “啊……”麻衣子似乎已完全相信我是做得到的。
  “那么,快照一向的規舉說吧!”
  “請主人把麻衣子下……下面的毛……剃凈吧……”我把剃須糕途滿她的般間,再用剃刀慢慢把裝飾著少女的圣地的毛發剃落。
  “好,完成了。”
  “……”“答謝啊!!”
  “謝、謝謝主人!”
  從清醒到現在還不夠兩小時,但麻衣子卻已像已經過了無限般長時間和無止境的屈辱、羞恥和絕望的遭遇。
  被毒打、初吻被奪、乳房被搓弄、連最秘密的禁地也被毫無保留的曝露、賞弄、甚至是連恥毛也被完全剃掉。
  在昏迷前還過著極幸福的生活,但轉瞬間卻已墜入地獄……“好,一切準備已完結了。”
  我把麻衣子雙腿的繩解下。她在之前的掙扎已耗盡氣力。如今已無任何反抗力。我把放軟身體的她抱起,走到床上并將她放下。
  由于她雙手仍是被反綁在后,以致她的乳房完全坦露無遺。那雙被淚水沾濕的奶尖在燈光映照下顯得更格外的動人。
  麻衣子一聲不發地躺在床上,那一臉絕望和放棄的表情就像正待行刑的死囚。因為處女的矜持令她雙腳仍盡最后的氣力夾實,只是我很輕易便又再把她雙腿分開。
  “就像小學生般,你那里已甚么毛發都沒有了。”
  我的舌頭開始舔在她的丘陵上。
  麻衣子把臉伏在床上啜泣著。
  當我的舌直接舔在她的陰核上,她的啜泣變成了悲鳴。
  我拉著她一對乳房,把頭埋在她的股間,舌頭更不斷轉動著。
  “喔……”她微微呻吟著。
  手掌感到柔軟的觸感,舌上則嘗到談淡的喊味。
  “啊啊……”我開始把舌頭更加深入,而她的叫聲亦漸漸增大起來。
  住乳房的手逐漸增大了力,而舌頭也動得越來越強烈。
  “請停止啊!”
  漸漸,她的性器中滲出了除我的唾液以外的另一種液體,而這種來自女子高生性器內的另一種液體合我的興奮感大幅上升。
  我的雙眼也充血得如發光。
  “好!好味啊麻衣子!是時候了!”
  再也忍耐不住,面對如此的美食再等不了!
  我抬起她雙膝,令她的下體淌開。
  感覺到我的龜頭已頂在洞口,像感到大危機已來臨的麻衣子雙腳大力掙扎,而叫聲也增強起來。
  “停手啊!救命啊!!”
  捉住狂暴般的麻衣子一雙腿,腰部向前一送。
  “停手啊!!!”龜頭向前推進了一點兒。
  感到異物侵入,麻衣子嚇得全身發抖。
  “好了麻衣子,今次來真的了,去吧!”
  我狠心加大了力度,一舉破入了前面的阻隔。
  少女的胯下灑出了赤紅的血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她的身體像想逃出我魔掌般大幅彈跳。
  我的手抓住那對濕濡而高聳的奶房,緊緊地用力一拉,腰部亦同時向前推送,不斷更加的深入到她的體內。
  和女子高生性交,和我一向和妓女性交的感覺實在相差太遠了。
  這就是女子高生的陰道!很緊迫而且非常溫暖!“痛!痛啊……”麻衣的叫聲由高音變成呻吟。
  入去到三分之二后,我知道應稍為停一停下,我一邊揉著他的乳房,另一邊在下面開始慢慢地前后活動起來。
  “喔!痛!別動!”
  在有如割裂般的劇痛,而且無止境的在揉躪著和前后推送她之下,麻衣子雙目失神,只在不斷地呻吟和叫著痛。
  我把其中一只手伸向她下體完全充血的陰核上撩動,另一只手仍在玩弄乳房加上性器的抽插共三管齊下,麻衣子心神開始混亂了。
  “啊啊,好痛……停、停手……”“哈哈,究竟是那里好痛?那處要停手?”
  “啊……請停止……”三處的凌辱仍不斷繼續,漸漸地,不知是因為處女血還是愛液,令我的活動開始順暢起來。
  “好了,最后沖刺!”
  我大力一推,陽具終于完全進入,直頂到她的子宮頸為止。
  “啊啊啊啊啊!!!!”再一聲凄厲的慘叫。
  “下面越來越濕了,麻衣子你下面也開始快樂了吧?”我又開始抽動起來。
  “啊啊,請……不要動了……”苦痛的臉上染滿了淚和汗。
  高中女生,令任何男人著迷的美少女麻衣子,她的性器帶來給我極點的快樂,在她的悲鳴下,深陷性欲和暴虐的快感的我直攀上高峰。
  一般如電流的感覺貫穿我全身,到達極樂的境地!
  “停止啊!!!!!”
  猛烈地一股蕩熱的精液狂射入她體內……當麻衣子的身體深處感受到我的爆發后,她的意識也漸漸離她而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