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枝子
強暴枝子

強暴枝子

「太太,我送你回去吧!」

  1994年4月6日,在新宿這樣的繁華街道上。

  市田枝子在深夜的馬路上獨行,一輛豪華轎車緩緩地靠近她的身邊。

  「怎么樣?讓我送您回去吧!」

  當然,此時的枝子,還是對車內的這位素昧平生的男人產生了戒心的。

  可是,對方卻流露出親切的笑容。「怎么樣?不要客氣嘛!」面對著這么溫柔又親切的笑容,她不禁自責太多疑了。

  「又不是要經過偏僻的道路,回家的路途,都是一些繁榮的街道,大可以放心的嘛」枝子瞬間就這樣告訴自己。

  「謝謝,那就……」就這樣,枝子上了車。

  車子行進了一段路的時候——「哦!你這個家伙,讓我等這么久啊——咦!

  這位太太是——?「這么說著,又上來一個年齡與枝子不相上下的女人。

  「咦!怎么不是一個人?……」此時,市田枝子再度覺得不安。

  可是,車子已經開動,她始終沒有提起勇氣說出:「讓我下車。」加了速的車子,卻飛一般地朝杳無人煙的郊外奔馳。

  「請讓我下車……」發覺車子是開往市外的枝子,正欲要求開車的男子停下來讓她下車時,坐在枝子后面的的女人在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把一片散發著濃濃的刺鼻藥味兒東西捂在了枝子的面部上,枝子還沒有來得及掙扎就失去了知覺。

  待枝子醒來,她的雙手已被捆在背后,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

  壁龕里掛著一副江戶時代的春宮圖。被夸大的男性生殖器扎在女人長滿黑虎隆冬的陰毛的下身里。讓人產生想性交的沖動。周圍沒有一絲動靜,聽不到街上的噪音。枝子用神經測探著自己的身體。她想自己一定被那家伙凌辱了。她掙扎著擺動起身體來看看自己下身有沒有什么異常的感覺。還好,沒有被奸污的跡象。

  三角短褲還穿在身上,股胯間沒有污辱紊亂。腳脖子也被捆上了。手腳都捆得很緊,無法解開。枝子咬牙挺著。只有嘴是自由的,但她沒打算呼喊。喊了也不會有人來救她。死寂寂的靜寂說明了這一點。如果喊聲能傳到外面的話,他們一定會堵住她的嘴。頭部的鈍痛就像是暈船的感覺。她明白這可能是被他們灌了什么藥物。枝子瞪大眼睛看著頭頂的電燈。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她隱約記得自己是不到夜里10點的時候被騙上車的。聽不到周圍一點動靜,大概已經過了深夜12點了吧——他們會不會殺我?恐懼猛地占據了枝子的心頭。她不知道自己是落入了什么人的手里。但她卻能夠估計到自己已經被劫持了。這時,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進來的正是那個開車的男人。此時他的臉上肌肉就像被削過似的,棱角清晰。他默默地站到了枝子身旁。枝子也無聲地抬頭看著他。那人陰沉的目光由枝子的臉上移到了她的裙子下邊。枝子身上掠過一陣冷顫。她知道自己的大腿露在外面,那人的目光就死死盯住了她的大腿。

  枝子身上的繩子被解開了。那人在她對面坐了下來。「講講吧?」男人終于開口說話了。「講什么呢?」枝子的聲音在發抖。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的口氣十分穩重。

  「你就不要難為我了。請放我回家吧!」

  「不會讓你走的。」男人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

  「要殺我嗎你們?」

  「大概會的吧。不過,這可要看你自己了。也許不殺你還會放你回去。」男人抽出了一支香煙。

  「我叫市田枝子,我丈夫叫市田賢一。我丈夫是個新聞記者,不過他從來不惹事生非的。昨天我丈夫去九州出差了,我就到一個朋友家里玩到傍晚才回家,就在回家的路上……我……我說的全是真的,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枝子懇求了。

  「是嗎?太太!可太太竟然貪玩得現在也沒有回去啊,呵呵。」「是哦,現在我男人肯定急死了,你就……」「不要說這些話!」

  「我不會向警察報告的,你們饒了我吧,放我走。」「現在你已經成了我的女人了!」「……」

  「你就好好想想吧。從你坐進我的車那個時候起你就屬于我了。不識相就脫光你給你用刑。你千萬不要逼著我那么做。」男人說話時臉色沒有變。

  「真的不能放我回去嗎?」枝子用充滿絕望的眼神乞求著面前的男人。

  「是啊!」男人吐了個煙圈兒并把煙蒂扔在地上,悠悠地說。

  「……」

  「把你的上衣脫下來!」那人的聲音略微有些變化。

  枝子默默地看了一會兒面前的男人。她明白只有服從對方為上策。他已經清楚地告訴她如果不識相會殺掉她。看得出來這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家伙。破壞他的興致無異于以卵擊石。上半身的衣服被枝子自動脫了下來,露出了潔白的肌膚。

  「噢,好漂亮的乳房!」

  枝子閉上了眼簾。對自己的身體枝子是絕對自信的,因為她剛屆30,肌體豐腴,風姿綽約。

  「不要急著找死!」那人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枝子直挺的乳房。

  「是。」枝子依然緊閉雙眸點了點頭。

  一切聲音都靜止了。枝子在死一般的沉寂中趴在地板上。至于這是哪里她全然不知道。到底是何年何月也快分不清楚了。看樣子記憶已在消失,甚至連以前的事情也開始淡薄了。枝子定睛凝視著眼前的男人,眼珠一動也不動。眸子里幾乎沒有一點意志了。仿佛厭倦了這個世界。

  男人站在枝子的身前,他嘴里嘰嘰咕咕嘮叨著,而枝子根本聽不明白他在說些什么。

  男人命令枝子把褲子也脫掉。

  枝子身上只剩下一件幾乎透明的三角褲,通過三角褲甚至看得見她的陰道口,男人接著又叫她把褲衩脫掉。她全身最終赤裸了,是在男人的威逼下自己動手脫下的。

  男人好像已急不可待,嘴里接連不斷地咕噥著什么,他抓住枝子的乳房,使勁地搓揉起來,枝子閉起了雙目。

  男人抓住乳房用嘴吸住奶頭。他的手從她的臀部伸到了她下身的秘境,長時間撫弄取樂。枝子的雙膝跪在地上,兩手支撐著忍受他的獸欲。在忍耐中也許會出現轉機。

  「喂,怎么樣,準備好跟我了吧?」男人的聲音很低。看得出那人十分愜意,自信。

  「嗯,是!」枝子不得不回答。

  枝子在迷亂中用自己的赤裸肉體取悅著這個男人。他聽著枝子的哀嚎般的呻吟,一直微微地點著頭,漫不經心地應著聲道:「是嗎?嘿,你真美!」男人色迷迷的眼睛充滿了得意。「是」。「這個女人就是美呀!」「是」。

  枝子依然跪在地上。男人的雙手在她全身粗暴地蹂躪。她在心底呼喊著:

  「不!我是被暴力脅迫的。他強行綁架了我。又威脅我,還要如此殘忍地玩弄我。」她為自己羞愧,又在心底為自己辯解。然而,在這深不可測的魔窟,作為女人她又是軟弱的。

  不一會兒,男人脫光了身子,壓在枝子的下半身上,拼命地吸著她的乳頭,過一會兒又左右的交換著吸,男人邊吸吮邊急促呻吟。

  枝子的舌頭被強吸出來了。

  男人固執地將她的舌頭往外吸著。

  勃起的東西緊抵在枝子的下身黑三角處,并順手撿起剛才被枝子親自脫下扔在一邊的三角褲。

  男人開始用嘴饑餓似的舔著那條三角褲。然后就在枝子的陰道處舔一下,再在三角褲上舔吮一番,三角褲很快被他舔舐得濕了。

  男人感到了滿足,然后又用舌頭開始舔著枝子的腿肚子到大腿的部分。

  枝子仍緊閉雙眼,任憑男人對她身體的折騰。

  男人又開始舔吮他仍拿在手里的三角褲,還叫嚷著邊用舌頭舔著女人最敏感的器官,枝子被他弄轉了身體,臉朝下躺著,男人用手撫摸著凸起的臀部,不斷地來回摸著,直到心滿意足。這時他把舌頭調過來。

  枝子又恢復了原來的仰躺狀態。

  男人騎在她的胸上,臀部緊壓在枝子富有彈性的乳峰上,然后不斷盡情搖晃著他的臀部,枝子的雙手被他緊緊的握住。

  他把自己下身的東西硬塞給枝子。

  枝子馬上領會了他的意思,便無聲地開始揉搓起來。

  男人閉著雙目,嘴里哼哼哈哈的,好像是在咕噥什么,稍后,他將那東西插進枝子嘴里,枝子不斷用舌頭吮著,輕輕地用牙齒刺激龜頭。這也是她從丈夫那里知道的如何使男人更高興的方法。

  枝子又被弄成趴伏的姿勢爬在地毯上。

  男人抱著她的臀部,將東西伸進去,口里不斷地喘息著。

  枝子也微微有些氣促,這個男人玩弄了她的身體都快半個多小時了,現在才開始有了一些反應。

  枝子又被他拱起了腹部,男人騎上臀部開始了真正的事情。枝子將臉貼在地板上一點也不敢吭聲。中途時有了一些興奮感,然而男人的那東西又變小了。完全進不去了里面。于是只好抽出來,此時,呼吸相當的急促。他用手將東西再二次插進去。

  男人出聲地哼著,一會兒身體一陣緊縮,只感一股熱流從體內排出,幾秒鐘之后,全身癱軟無力。

  枝子橫躺在地毯上。用手微慢而款款地搓擦著身體上的點點淫液凝固成的精斑。

  男人在抽了一支煙后,又赤身裸體地站在她的面前。枝子忘卻了羞辱,像淫婦似的取悅他,男人只是低頭默默地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枝子作得那么認真,又是那般溫順。她將極度的恐懼化作了女性的嬌媚,一心為面前這冰冷殘暴的男人作樂。她明白自己已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而主宰自己命運的也許就是面前男人這丑惡的性器。

  希望就在眼前這勃起的男人生殖器上了。枝子今年剛滿30歲。她在被劫持到這里的前幾天還與丈夫商量準備給他生育個子女呢!

  這個劫持了她的家伙看來絕不會簡單地放過她的。從他的目光里就能夠窺出他對枝子的肉體所包藏著的狂熱追求欲望。

  望著枝子那勻稱的身段和清秀的臉蛋,男人的心里又涌起一股強烈的肉欲。

  從現在開始一定要盡情地隨心所欲的享用這個美麗的女人。

  然后,玩膩了以后,就把她殺掉并且肢解成一塊兒一塊的肉。

  「我是惡魔嗎?」男人用手摸著枝子那張白凈細嫩的臉蛋問道。

  「請不要問我這些了吧。」枝子抬起臉回答。

  「好哇,那么,請過這邊來。」男人略彎一下身,牽住枝子的手腕。

  枝子順從地被他從跪著的姿勢牽著站起身來。他們手牽著手進了浴室。

  「先叉大你的腿露出你的陰戶在我的面前手淫給我看,然后就含住我的陰莖給我口交。你的身體是屬于我的。你作為我的性交奴隸做這些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義務嗎?」「……」

  「你不會愚蠢地想到要用牙齒咬斷我的陰莖吧?!」男人注視著枝子的臉部表情。

  枝子若無其事,眼睛盯著他胯下耷拉著的男人的東西。然后,她開始一聲不吭地給他套弄起來。

  心里早已怒火萬丈。手指不停地抖動著。還在為那句「她的身體是屬于他的」話而氣憤。做性交奴隸的身份是被強加的,她沒有選擇的余地。就在不久之前,這個惡魔般的家伙把她綁架到他的淫窟里,為了滿足他難以完結的變態性欲,玩弄她的赤裸身體,直至最后可能還會殺害她。女人應該用她們的身體去充分的撫慰男人,但前提是她對他的喜歡。枝子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不能夠用強暴的手段逼迫女人獻身的。男人裸著身體,把下胯挺出來,一雙充滿欲火的眼睛盯著枝子為他用手套弄著陰莖。枝子的手速越來越快,她的身體也開始有了反應。

  男人下身的東西呼地朝前沖起,枝子避開視線,便套弄邊用手伸向自己的下身開始搓揉。男人勃起的陰莖在全裸著的枝子眼里產生了劇烈的騷動。她叉開了大腿。

  男人默默地抬起腳跟,但并沒有挪動,好像他并沒有打算洗澡的樣子。稍思忖一會兒,他彎下身子察看枝子叉著的大腿中間部位。

  當過性奴隸的人都明白,這是在檢查女人是不是已經性興奮起來了。

  枝子曉得了男人的用意,叉大了腿,好讓他看個實在。

  男人直起了身子,什么話也沒有說。

  枝子再次領會了他的意圖,于是將膝蓋跪在地上,臉湊在男人的下身前,手抓住了男人的東西。硬邦邦的,一直朝上仰著,枝子開始搓揉。這是一種屈辱的差事,被人脅迫的女人必須要屈從男人的無聲命令。女人哪怕受到了最大的屈辱,都必須要老老實實地奉伺于男人。

  枝子的頭發被男人緊緊抓住。

  連被強扭轉過,強迫將自己的東西靠近她的嘴邊。

  枝子緊閉雙目,稍微遲疑了一下。

  抓住頭發的那只十分有力的手抖動了一下。

  枝子的臉上顯露出痛苦的神態,此時心里明白這個時候必須得張開嘴巴。她微微地張開了那張櫻桃嘴。

  男人使勁地將他的那個東西抵進去,然后緊緊地將她的腦袋抱緊在下身部,那東西一直插到了喉管。

  枝子被強迫開始進行口腔性交。插在喉管的東西胡亂蠻搗,胃里直感到陣陣難受,想吐又吐不出來。

  浴室里的門邊有盥洗池,但是男人不允許洗,甚至連他那酸臭難聞的男人的東西也不洗,這是他有意要折磨枝子的其中一步棋。想讓枝子的唾液代替水將他陰莖上面的污垢洗干凈。

  男人像狼嚎叫一樣呻吟著,同時彎身用嘴去咬枝子的雪白粉嫩的乳房。他猛烈地擺動著下身。

  當他心滿意足大汗淋漓滿嘴涂滿的是枝子的陰道里的淫液地從枝子身上爬起來時,枝子早已昏厥了過去。

  但這個男人似乎并不以此為滿足。

  他抽出插在枝子嘴里的陰莖,然后死命地在她的「人中穴」上按著。不一會兒枝子又醒了過來,男人興奮異常,把他那長長而又挺拔的陰莖再又死命地塞進了枝子的口中。

  枝子的臉也被他的手一松一緊地晃動著。

  他的陰莖在枝子的嘴里進進出出,來回抽動,陰莖表面上涂滿了唾液而閃閃發光。

  「怎么樣?太太,這回舒服了吧?啊——嘿嘿……」說著,他握住了充血膨脹的陰莖用力朝枝子的嗓子眼里插去,枝子翻著白眼激烈地咳嗽起來。

  由于劇烈的咳嗽,枝子一不小心咬了男人的陰莖一口。

  男人發出野獸般的叫聲,連忙把陰莖從枝子的口中抽了出來,并狠狠打了枝子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樣持續了一會兒之后,他又提起枝子的頭發,使她的臉面朝上仰起。

  「怎么樣?我與你丈夫相比,哪個更好?」男人歪著頭,臉上露出了似乎勝利的笑容。

  枝子看著那張丑惡猙獰的面目,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惡心感覺。

  她沒有回答,盡管頭發上的頭皮被緊緊地揪住,可還是在盡力使上下眼皮合上。

  「回答,枝子!」

  「你的東西好極了。」枝子只好順著他的話回答。她對這樣的問話早已經有經驗了。

  其實男人這個時候等待她的也就是這樣的回答。假若她不是照這樣回答的話,就會遭受粗暴的折磨。那種折磨除了肉體的痛苦之外,心里還十分難受。一般劫持了別人的妻子的男人,做這些事的時候,一定忘不了要問這些話的。女人只要屈從于男人的東西之后,只能照這樣的回答。

  「接著來!」男人松開了她的頭發。

  枝子閉上眼皮,腦袋隨著他的大腿的抖動而搖晃。

  男人用一只手撫摸著她的腦后,一只手抬著她的下巴。

  枝子再次開始口腔性交。

  男人其實在問話之前就打算將液體噴出來的。不過他止住了,心里盤算著怎么使枝子更感到難受。趁她不注意的時候讓她將這種液體吞下去。

  這樣的真正折磨才能使他心滿意足。

  枝子雙手摟著男人的粗壯腰桿。

  「快點,還要快點!」男人大聲地命令。

  枝子奴隸似地拼命地開始晃動腦袋。

  男人的雙手又緊緊地抓住她的頭發。

  枝子喉管里的那東西越插越深了。有幾次男人用力將那東西死死抵住。枝子感到了呼吸困難,不由自主地使勁往外出氣,順勢想把東西往外抵出。但是,那雙男人的手猶如磐石一樣重,緊壓住她的頭部。

  男人的雙手還在用力壓著。枝子感到頭部快被壓扁了。

  掙扎了幾下根本不起作用。

  突然,枝子嘴里一股異味的熱流噴了進來。

  枝子的鼻孔被男人的腹肌封閉著,只好靠嘴呼吸很少一點氣體。每呼吸一下就要吞進一點那男人的液體。慢慢地竟將那液體吞完了。

  「過來!」男人又準備命令她干另外的事情了。

  兩人走在浴缸邊。

  男人跨進了浴缸,等枝子剛一跨入,他就將她抱住,并讓她背朝他坐在膝上。

  男人的手又開始玩弄乳房和下身的東西。

  枝子紋絲不動,聽任那雙毛茸茸的手在身上使勁地搓揉和撫摸。她閉上了雙眼,仿佛嘴里還含著那東西,真惡心呀。要不是出來的及時的話,說不定現在她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

  這個男人的心如此的歹毒,在放任自己在她的嘴里噴射精液的剎那間,不惜置另一條生命于死地。

  此時,男人那軟塌塌的東西又挨到她的臀部的中央處。心里又感到驚怵不已。

  已經過去的經驗告訴枝子,再一次的過程會更長,沒有成功,男人是不會罷休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