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出賣強奸
出賣強奸

出賣強奸

我覺得我還是挺漂亮的,是可以吸引我男友的,可是他喜歡的卻是我穿者絲襪的樣子,記得還是小學的時候,就有男生說喜歡我,也許那時的喜歡只是代表好感吧!到了初中,又有一個男生對我表示,還被老師知道了,因此我總是被老師叫到辦公室去,那時的我覺得很委屈,又不是我主動的。


  并且這件事被我媽媽知道了,回到家還要接受家里的訓。就這樣我在不斷告誡不要早戀的訓斥中度過了我的初中,但到了高中情況就不一樣了,我母親是一名中學教師,我父親是一家合資公司的副經理,應該說我的生活還是很不錯的,而且還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所以從小就被寵愛著,但直到現在我還認為爸媽希望我嫁進豪門,因為在我高中的時候,爸媽總是帶我去一個叔叔家,并有時還讓我住他家,他家有個比我大一歲的男孩,那時的我以為沒什么,后來到我高二的時候,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爸提出將來我大了,讓我嫁到他家去,當時我覺得我臉很熱,我想當時一定很紅吧!后來我明白,他個叔叔的家很有權,也很有錢,也許父母真的是以為金錢可以讓我很幸福吧。可是我并不喜歡那個男孩,雖然我們從小就一起玩,但我一直把他當自己的哥哥啊!他是那種很張揚的人,而我喜歡的是像我父親那樣深沉的,就這樣,在父母的強烈要求下我開始了我的初戀,其實那位有錢的公子喜歡的是他們班的一女同學,我們也只是在一起聊聊平時的生活,他一定不喜歡我,他從沒有主動親我一下,只是在他父母面前假裝我們很要好的樣子。我在高二那年他考上了大學,應該說他還是挺帥的,所以他在他大二那年往家帶了個女朋友,當然就是他的同學,而我則好像是個被拋棄的對象,即使我們之間沒什么。后來我也上了大學,雖然我上的僅僅是個專科。


  我很幸運,在我大一的時候,我當上了我們學校的主持人,當然主持的節目并不很多,因為學校的主持人并不少,但這樣我已經很高興了。在這期間我認識了另一位主持人就暫且叫她“云”吧,她比我大一屆,慢慢的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她的家就在我上學的城市,所以我也經常去她家,好像那里就是我的第二個家,而她的家改變了我的命運。那是大學第一個暑假的開始,我剛為留校的學生主持完節目,正準備回宿舍休息,這時我才發現在我主持節目的時候,云給我發了條短信,讓我去她家,她帶我好好玩玩,在這說一句,我家是在北京,而我在天津上學,其實都是大城市,都一樣啊,有什么好玩的?


這樣我連衣服也沒換,就坐車去了她家,來到她家門口,按下門鈴,沒有人開門,怎么會呢?這是從樓下上來一人,當時我也沒注意,但我感覺有人在捂我的嘴,當我再醒來的時候,我是在云的家,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陌生的人,確切的說是像個學生樣的男生,當時他正抱著我的腿,我想我那天應該很性感吧,當時我穿者白色帶花邊的連衣裙,白色布鞋,現在想想,最能吸引他的可能就是我穿的肉色透明長筒絲襪。


  當時我的手被綁在床邊的暖氣上,嘴被膠帶粘著,被叉開的腿被床下的繩子固定著,他正在舔我的腿,我的兩條腿全是濕的,應該是他的口水吧,看到我醒了,他沖我笑了笑,就繼續親吻我的腿我當時很暈,不知道是什么感覺,就這樣過了約二十分鐘,我想去廁所,我就閉著嘴向他表明我的想法,他看到我想說話,他抬起正在吻我腿的頭,說了一句讓我至今難忘的話:“要想占有你的腿和腳,先要占有你的人,”不由分說,他上來就撕我的裙子,并把它們弄成碎片,一片片扔到地上,看到這些,我的心都快碎了,我知道馬上將要發生的是什么,我拼命的掙扎,可是都沒用,就這樣我被他一件件的脫光,包括我的衛生巾,最后就剩下我的長筒絲襪還在身上。他趴在我身上,開始他占有我的程序,我好痛,大家能想到那是什么樣的感覺嗎?下面憋著尿,還被侵犯者,上面封著嘴,他的動作迅速,我的呼吸好快,但我的嘴被堵著,只能用鼻子呼吸,他的脖子總在我臉旁晃,我的呼吸快要停止了,我忍不住了,尿液順著我的大腿流到床上,他卻不理會,繼續他的行動,我當時心里亂亂的,一會他起來開始甜我的全身,其實當時天挺熱的,加上剛才主持節目的時候有點緊張,身上一定有些味道,可是他卻從我的臉一直吻到我的腳,吻像雨點一樣打在我的身上,他終于累了,趴在我身上,房間因為開著空調,空氣中充滿著我的尿液和汗水的味道,還有我下身流出的第一次的血。


  我好害怕,我怕一會他會殺了我,我想起在上學前還和家里吵了架,想起我再也看不到明天了,想起以后我再也不純了,我骯臟了,我哭了。他默默地穿好衣服,跪在床邊:“*** (我的名字,保密隱去)我喜歡你很久了,自從第一天你到學校,第一次主持節目,我就無法自拔的愛上你了,你知道云嗎?那是我表妹,他們一家從昨天就去韓國玩了,現在這個家就只有你和我,本來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可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其實我很痛苦,我喜歡你,但又不敢說,怕拒絕,才采取這樣極端的做法。”他指著旁邊的一把刀“如果你覺得我很該死,你就說一聲,我立刻死在你面前。”說完,他開始解我腿上的繩子,還有把我手綁在暖氣上的繩子。我自由了,可是我卻迷茫了,剛才我還是快死的人,可是現在呢?這和以前看的電視不一樣啊,他怎么會?


  我在床上抱著毯子,他在創下跪者,不知該怎么辦,突然他站起來,走出臥室,一會回來拿來一套衣服扔到床上,然后說了一句:“你要報案,隨你,我會付出代價的”然后就走了,天啊,怎么會有這樣的人?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快離開這個地方,我換上衣服,穿上鞋就往外跑,當時連頭發也是亂亂的,一定很狼狽了。在樓道我脫掉了我的絲襪,我連回去的公車費都沒有,因為我的小包還在她家。我就這樣一步步走回學校,那時已經是晚上了,而且好多已經放假回家了,學校看到我狼狽樣子的人不多,我回到暫時只有我一個人住的宿舍,第一件事,我拿上東西就去洗澡,那次我洗了好久,我希望把身上的臟東西都洗掉,可是我身體里的呢?當時我真想用一把刀把自己打開,清洗里面,那晚我想了很多,如果報案,我的名譽,我的學校,畢竟學校還是很多人認識我的,以后我怎么過??


  最后我決定不去報案,但我不能就這樣了,我要找云,去問個清楚,使怎么回事。


  看著手中預定的火車票,我給我爸打電話,說要在學校排練,晚回一星期,就這樣過了兩天云給我打電話,我來到她的家,只有云和他那個表哥兩人,云先給我介紹了他表哥豐(暫時用這個名)。


  云抱著我哭了,說沒想到他哥那么流氓,說她對不起我,我當時真想和他們兩個同歸于盡,可是我先不了這個決心。這樣我們誰也沒說話,呆呆的坐著,那天我才知道,原來她表哥豐來學校看云做節目的時候看到我就喜歡我了,可又不敢直說,其間他還要去外省上學(他是浙江一個大學的大四的學生)本想這次和我好好聊聊,卻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沒說拿上我的東西就走了,暑假期間我怕我懷孕,去做了檢查,果然,有了,我怕,沒辦法買了點藥,解決了。這期間,我什么也沒做,每天就是想我該怎么辦,作為女性,已經是別人的了,其間我也想到了死,可是我怕,下不了手,不知道以后的路如何,其實那個豐也蠻帥的,如果當時好好說的話,也許會接受他做男朋友的,可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