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女警自述
女警自述

女警自述

我叫阿利婭,今年二十八歲,身高一米七五,體重六十八公斤,我一點兒也不胖,只是肌肉非常發達,在高高隆起的飽滿的胸肌的襯托下,我的乳房格外堅挺,我的那些同事開玩笑的說我是女史太龍。


  我是一個女刑警,并且還是副隊長。今天一大早,我就開始了我每天的鍛煉功課,我把雙手握在一起,向前伸直,向上舉起,向后用力,我的雙手就到了我的背后,再向前一翻,雙手就又回到了前面,我肩關節的柔韌性是非常好的,做完了準備后,我拿起了我的三十公斤重的啞鈴,按每天的習慣做完了幾組組合運動,然后做了一百個俯臥撐,去沖淋浴。


  我的衛生間很大,有一面墻全是鏡子,沖罷淋浴,我對鏡仔細端詳我自己,鏡中的女人有一副美麗的臉龐,面孔輪廓分明,高鼻梁,眼窩略深,象歐洲人一樣。板栗色的頭發略帶波浪,披在肩膀上。我的肌肉發達,皮膚光滑白皙,修長的雙腿和平坦的腹部一用力就可以隱約見到肌肉的輪廓,裸露的雙臂三角肌、二頭肌微微隆起,胸大肌飽滿結實,高高隆起使得圓潤的乳房更加堅挺,臀部圓翹,腋下和微微隆起的陰阜沒有一根陰毛,我們民族的人們,婚后要把陰毛剃掉,為了怕麻煩,我早已到醫院把陰毛和腋毛用激光去除的干干凈凈,現在,我的腋下和下腹部的皮膚,就象嬰兒的皮膚一樣細嫩。


  我全身上下的皮膚閃著光澤,由于剛洗完淋浴,白里透出微微的紅色,我向腋窩和脖子兩側噴了一些CD香水,穿上了我昨晚穿的胸罩和內褲,在鏡前左右扭動著身體,胸罩把我的乳房從兩側向中間勒緊并從下向上托,使我的乳房更加飽滿,中間顯出的乳溝非常誘人,我向乳溝中又噴了一點香水,用雙手把我的乳罩撫摩了兩下,再提了一下我胯兩側的內褲的絲帶,選了一件蘭色的無袖連衣裙穿在外面,我就出門上班了。


  最近在我市,吸毒已經呈泛濫的趨勢,尤其是我市地處邊疆,跨國的毒品走私更是猖獗,為了打擊日漸上升的涉毒犯罪,市局抽調了各分局的精兵強將組成了反毒組,便衣行動,我和我的搭檔小陳也在其中。我兩的監視地點是邊城賓館,這是一個極大的市場,各種各樣的交易,每天都在這里達成許多,當然犯罪分子也會把目光瞄向這里。為了方便監視,我和小陳到一家對外貿易的商行假裝應聘,我兩都被選中了,我兩就在商行干了起來,做為業務員,在市場里跑來跑去是沒人懷疑的,倒是真方便,今天是我和小陳在這里的第六天,還沒有發現線索。


  到了商行,小陳早就到了,她是我的搭檔,原來叫陳小娟,她雖也是個美女,但有些象個男孩子,所以自己改名叫陳亞男。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短T 恤,明顯的有點緊,胸部高高的隆起,半個肚皮露在外面,下身穿一條極短的牛仔短褲,光腳穿了一雙皮拖鞋,她的胳膊和雙腿曬成金棕色,健壯的肌肉顯示著她的力量,她身高一米六八,全身幾乎沒有脂肪全是肌肉,酷愛運動,長的象一個電影明星,跟我搭檔已經有兩個年頭了,我兩破了不少案子,無論多兇的罪犯,在我兩的連手下也要乖乖的服綁。


  老板來了,他姓馬,一進門對我兩說:“今天發貨,你兩看著給我把貨點好,走吧”


  我們跟著馬老板,來到了一間小倉庫,里面有很多已經打好的編織袋包,工人們正在裝車,我兩的任務就是監督工人裝車。我問老板:“老板,什麼貨呀?”


  “毛毯”


  說著就走開了,我心里奇怪,毛毯?怎麼這麼重?我轉到車后,拉了一包打開,果然是毛毯,但我聞到了酸酸的味道,我翻開毛毯,里面露出了一個塑料桶,是冰醋酸!那是制造冰毒的原料之一。我悄悄的合上那個包,把這個發現告訴了小陳,我兩馬上都處于興奮中,這一定是一個大案!


  點完了貨,裝好了車,我們就先回到辦公室,我急著把發現報告警隊,走出去打公用電話,小陳留下和馬老板東拉西扯。


  我拿起電話,沒人接,再打,還是沒人,我放下電話,心里著急,只好等一會再打,這時我看到了一個人,是這片派出所的所長,叫張國強,我怕他認出我,就背過身向辦公室走去。小陳用詢問的眼色看我,我搖搖頭,走過去坐在她的身邊。


  馬老板正在接一個電話,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但他放下電話后,馬上就在臉上堆滿了笑,他對我兩說:“今天你們辛苦了,我請你們吃飯,走吧!”說著他就走了出去,我想反正貨一時也走不了,別引起懷疑,就跟著馬老板上了車,車上還有兩個人,都是獐頭鼠目的,讓人看了心里不舒服。車直向郊外開去,我問:“老板,去哪兒呀?”“好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保證讓你兩爽。”說完三個男人都怪笑起來,我轉過頭去看著車外不理他們了,看你們能高興到什麼時侯。


  到了,城鄉結合部的一座樓房,里面是餐廳,沒有幾個人在用餐,幾個男服務員懶散的靠在墻邊,馬老板說:“我們用樓上包廂,”大家向樓上走去,我向周圍看了一眼,感覺有一個男服務員很面熟,好象在那里見過,但那服務員并沒有注意我,就轉身進后堂去了。


  二樓是包廂,中間的走廊鋪著紅地毯,兩邊都是一間間的緊閉的門,我們進入了最里的一間,寬敞的餐廳,沒有窗戶,白天也要用燈來照明,馬老板讓我和小陳坐在里面,外面是三個男人。


  服務員送來了冰鎮的飲料,放在了我和小陳的面前,我兩都是一飲而盡,好涼爽,真舒服啊!服務員又給我們放上了第二杯,我們開始小口的慢慢飲用,同時我又想起了那個眼熟的服務員,在哪兒見過呢?突然我腦子里一閃,我想起來了,那是一個極兇殘的匪徒,搶劫殺人。我和小陳用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他。他住在邊遠的一個獨家獨院里,那天半夜,我兩翻墻進入了小院,聽到里面好象有聲音,我突然用大力向門踹去,門向里打開,小陳沖進去用槍指著里面,我拉開了燈,令我兩驚奇的是,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正跨騎在那個兇徒的身上,而那個我們要抓捕的人,也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看到我們,他只是無可奈何的苦笑,預料中的激烈反抗沒有出現,因為那個兇徒己被一條長長的尼龍繩結結實實的五花大綁著,綁的很緊,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把他抬到警車上去。那個女人激烈的反抗,不讓我們把她的男人帶走,我們只好把她光身捆了起來,用男人的內褲塞滿了她的嘴。到了警局,在我們廠嚴厲審問下,他把他的所有罪行全部招認了。然后就是移交給看守所。


  現在他怎麼會在這兒?他早就應該被槍斃了,我們的處境不妙,如果他認出我們,勢必要有一場惡戰。


  我在桌下悄悄的解開了我連衣裙的扣子,一直到腰部,這樣如果開打我的雙腿才不會被妨礙。我根本忘了我的里面幾乎就是赤裸的。


  終于,那個服務員進來了,他手里拿的不是剛才點的菜,而是幾條麻繩,他笑著對我說:“阿隊長,久違了,現在是不是該由我來伺侯伺候你們二位了?我先綁你們誰好呢?”我和小陳都一下站了起來,但我發現,我全身上下一點勁也沒有了,他們在飲料里下了麻醉藥!


  小陳喝的飲料比我要多,她已經連站都站不起來了,我們同車來的兩個男人,從左右抓住我的雙臂,讓我站著,馬老板把小陳抓住,把小陳的上身扒光,小陳的臉漲得通紅,但只能微弱的掙扎,馬老板和男服務員一起用麻繩把小陳的雙手緊緊的捆綁在背后,再用麻繩繞過胸前,在乳房的上下各綁了兩道,使她的乳房看起來更加突出,綁好之后,他們又用剩下的麻繩繼續向下,脫掉小陳下身穿的短褲和內褲,露出了小陳漂亮的小腹,小陳的腹部平坦光滑,下腹部陰阜處長著濃密的黑黑的陰毛,由于經常游泳,曬太陽,她被剝光的肉體上顯露出雪白的乳罩和三角褲的印跡,馬老板在麻繩上打了一個大結,使它剛好向下勒在小陳的陰蒂上,他很仔細的用雙手扒開小陳的雙腿,再分開陰唇,露出陰蒂,然后把繩結對準陰蒂,勒進去,繩頭向后提起,小陳發出了呻吟,馬老板得意的對我說:


  “阿隊長,你看我們把你的部下捆得多舒服呀!一會兒就要輪到你了,你就等著享受吧。”


  我用力掙扎,但是沒有力氣,我無奈的停了下來,兩邊抓我的男人開始不老實起來,他們一個一個的解開了我連衣裙上剩下的扣子,使我的連衣裙前面整個敞開了,露出了我里邊穿的肉色的真絲胸罩,忽然,我覺得力氣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麻藥的藥勁過了,我用力向前彎了一下腰,然后一個肘錘撞在了右邊男人的胃部,他哼了一聲就倒下了,我又用了一個背挎,將左面的男人摔到了墻角。


  我跳起來,兩腳把馬老板和男服務員蹬倒,拉著小陳就向外跑,可是四個男人又站了起來并開始撲上來,小陳的雙手又被綁著,打下去是沒有贏面的,小陳對我大叫:“快走,我掩護你,我擋住門,你快跑!”只有這樣,我向門沖去,但是我的連衣裙的領子被從后面抓住了,不能讓他們抓住我,只要出了包廂,跑下樓去,就可以得救了,我拼命向前掙,雙臂向后,就聽見哧啦一聲,我的連衣裙被拉掉了,拉我連衣裙的家伙摔了一個仰面朝天,我終于出了包廂,面前是長長的走廊,我甩掉了皮鞋,光腳向前沿走廊飛奔。


  這走廊怎麼那麼長啊?我經過一扇扇緊閉的門,眼看已經跑完了多一半的走廊,突然,地毯上拉起了一條繩子,剛好絆住了我的腳腕,我結結實實的撲倒了,摔倒后還沿著地毯向前滑行,我兩手扶地準備爬起再跑,但我馬上絕望了,絆倒我的繩子就勢在我的雙腳腕上繞了一圈,拉緊拉緊,接著我的雙腿就被按住了,繩子開始繞第二圈,第三圈,打結,我的雙腳腕被緊緊捆住失去了行動的能力,但我還用雙手向前爬,我拼命扭動身軀,盡量向前蠕動,可一個鐵一樣硬的膝蓋頂在了我的后腰上,疼的我倒抽了一口氣。


  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右手,大力把它擰到了我的身后,并且毫不留情的向上提,直到我的右手挨到了后腦,他的力氣大的出奇,提的我的肩關節很疼,以至我無法反抗,他用一條鞋帶綁在我的右手大拇指上,我知道,他想用一種叫關公背大刀的姿勢來把我捆綁起來,這種捆法是把我的右手背在后面,向上提起到腦后,就是現在我右手被捆成的樣子,然后把我的左手經左肩上拉到腦后,用鞋帶把兩手的大拇指捆在一起,這種捆法的特點是:用一條極少的細繩,比如鞋帶,就可以讓一個人的上身完全失去活動能力,而且最大程度的暴露身體,方便捆綁者凌辱被捆綁者,現在眼看我就要成為那個被捆綁者了,我堅決不能讓他用這種方法捆綁,凌辱,所以我的左手用力向前伸,不讓他夠到,可這時,腳腕被捆綁完畢,一雙腳站到了我的前面,腳的主人彎腰抓住了我的左手,把它從我的左肩上向后拉到了我的腦后,因為疼痛和無奈,我發出了一聲嘆息,我現在成了俘虜,他們一起把我的雙手大拇指捆在了一起,我還是被他們用我最不希望的姿勢捆綁了起來。


  他們拉我站了起來,我一看,原來捆綁我的有五個人之多,難怪我毫無反抗的余地,拉繩子把我絆倒的是兩個穿服務員衣服的男人,就是他們把我的腳腕捆在了一起,我上次抓的那個兇徒,就是他用膝蓋頂在我的后腰,并將我的右手向后擰并提到腦后,馬老板,他把我的左手拉到腦后,最終完成了對我的捆綁,跟我同車來的其中一個男人用雙手壓住我的屁股,使我的扭動減弱許多,利于他們從容的把我捆好。


  自從我被他們拉起來,讓我站在地上,他們五個男人就好象被電擊了一樣,目瞪口呆的樣子,我低頭看一看我自己,才知道為什麼,在剛才的激烈掙扎中,我的胸罩向下滑動了,我的右側乳房完全露了出來,左側的乳房也露出了大半邊,而我的下身穿的肉色的真絲內褲,幾乎就不叫內褲,那只是幾根絲帶,在陰阜處有一點只有我半個手掌大的真絲布料而已,從后面看,我幾乎是一絲不掛的,現在我的內褲由于激烈的搏斗,左胯上掛的絲帶也已經滑落,內褲已經掉下到了我的膝蓋處,僅僅由于雙腳腕被捆綁在一起,才沒有掉到底,我的干干凈凈的陰部已經完全暴露在了這些罪犯的面前。我已經可以算做是全裸了我心里感到一種莫名的悲哀,我知道,我和小陳都逃不脫被強奸,被侮辱的命運,現在只能忍耐,再忍耐。


  兇徒用他的右肩頂在我的腹部,雙手抱住我的大腿,把我扛了起來,他緊緊的把我的雙腿抱在胸前,我的上身無力的垂下到他的背后,他向回走,在最里面有一條隱秘的樓梯,沿樓梯向下,跟在他后面的是被兩個男人緊緊抓住的小陳,小陳走路的姿勢很奇怪,她用力夾住兩腿,啊,我明白了,是他們在捆綁她的時候,在她的陰蒂處勒了一個大繩結,她一走路,繩結就刺激陰蒂,使她感到陣陣沖動,奇怪的是我的體內竟也升起了陣陣欲望,我一定要壓制住,不能讓這些壞蛋得逞。


  (二)赤身緊綁扛我的家伙不停的用手摸我的屁股,要命的是,他把我的本來在膝彎的內褲拉到了腳腕,掛在捆腳的繩子上,他的手直摸到我的兩腿之間,順著屁股溝伸進去,在我的陰部沿著陰道口蹭來蹭去,我渾身感到燥熱難當,下身越來越濕,讓我非常尷尬。樓梯向下拐了幾個彎,到了地下室,地下是一個很大的大廳,也是沒有窗戶,天花板上有一條粗大的鋼梁,上面裝有滑輪,滑輪上的繩子垂下來落在地面,靠墻有一根直立的鋼管,直徑大約十公分,兇徒把我放在了鋼管前面,讓我背靠鋼管站好,用一條細繩把我的雙手就這樣關公背大刀的姿式綁在了鋼管上,多余的細繩又向前勒住我的脖子,勒的較緊,使我感到呼吸稍有一點困難。


  與此同時,馬老板把小陳拉到了滑輪下,用滑輪上的繩子綁在小陳被綁在背后的雙手腕上,這時兇徒又拿來了一條小指粗的麻繩,來到我的面前,他先把麻繩對折,仔細的弄到兩邊一樣長,把麻繩的中間套在我的脖子后面,在脖子前打了一個結,沿身體中線向下拉,在乳房的下面又打了第二個結,在肚臍跟前打了第三個,我心里奇怪,他這是要干嗎?


  打第四個結時我明白了,第四個結較大,剛好壓在我的陰蒂上,拉緊后我感到強烈的刺激,繩子從我的兩腿中穿過,在屁股溝里拉緊,在屁股后打了一個結,當兇徒把繩子從我的兩腿間穿過時,他的右手從前面在我的大腿根部伸進去,左手用力從我的屁股后面的大腿根部伸進去,接到繩子后,左手拉緊,右手把陰蒂上的繩結對正在陰蒂上,在屁股后打結時他在我的前面,雙手抱住我的腰,打完結繩頭向兩邊拉在腹部穿過正中向下的兩根繩子,向兩面拉緊,在背后交叉,再到前面在上腹部再穿過中間的兩根繩子向兩面拉緊,再到背后交叉,然后把我的乳房上下緊緊的綁了兩道。


  我低頭看,被麻繩緊緊捆綁的乳房,更加圓潤挺拔,顯得異常的美麗和性感。


  在整個的捆綁過程中,我體內的快感簡直是洶涌澎湃,我感到勒進我陰部的繩子已經濕透了。


  捆完了上身,下面該捆我的雙腿了,兇徒低下身去,解開了我的腳腕上的繩子,把我的內褲扒了下來,他把我的內褲在我的陰道口擦了擦,然后無恥的在鼻子前聞,又湊到我跟前說:“想不到阿隊長這麼想男人,都濕成這樣了,一會兒有人來伺候你高興。”


  我的雙腿這時是自由的,我突然用力向他的腹部一腳踹去,他沒提防,被踹得向后幾步,后面正好是站在那里的小陳,小陳又一腳把他踹回來,我再踹,把他踹的倒在了小陳的腳下,他們從我跟前都退開了,小陳對著倒在眼前的家伙又踢又踹,幾個罪犯趕快上前,想把小陳制住,但小陳的腿功是有名的,幾個家伙被她踢的東倒西歪,還是兇徒狡猾,他拉住了滑輪的繩子,用力拉,隨著繩子逐漸縮短,小陳的活動范圍就越來越小,終于她只能用腳尖站著了,她的雙手在背后,被繩子向上吊著,幾乎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腕的繩子上,由于疼痛,她想盡量減輕手腕的疼痛,就只有拼命向下伸長她的雙腿,用她的腳尖來分擔身體的重量,由于用力,她赤裸的大腳趾都發白了。


  兇徒從小陳的后面接近,一下抱住小陳的腰,立刻喊:“快給我一條繩子!


  我要讓這個小婊子舒服舒服!“繩子拿來了,他們幾個人開始捆綁小陳的雙腿,他們把小陳的腿彎曲,直到腳跟挨到屁股,他們就把她的大腿和小腿這樣重疊的緊緊捆在一起,捆好后又在小陳的腳上栓了長繩,把繩頭扔過鐵梁,向上拉,小陳就被吊成象小孩被大人端著撒尿的樣子,她的雙腿向兩邊分開貼在胸前,屁股剛好齊大腿高,全身就靠三根繩子吊著,懸在空中完全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五個男人圍到了我跟前,他們這次學乖了,從側面向我靠近,抓住了我的雙腿,兇徒拿來了一副練舉重的杠鈴,看他的樣子,足有幾十公斤重,放在我的腳下,把我的雙腿極大的分開,雙腳分別捆綁在杠鈴的兩端,把我的陰部暴露無遺,杠鈴的重量使我的雙腿絲毫也不能動,我就這樣以最屈辱的姿勢站著:背貼著一根鋼管,脖子被一根細繩綁在鋼管上,左臂上舉但左前臂向后彎曲到腦后拉到了極限,右胳膊背在身后,也被向上提到了極限,一根細細的鞋帶把我的雙手拇指捆在一起,身上被一條麻繩捆綁出了網格的圖案,每條繩子都陷進了肉里,下身被有結的麻繩勒進去,那截麻繩現在已經濕透了,雙腿叉開被綁在一副幾十公斤重的杠鈴上,一動也不能動。


  (三)受盡凌辱他們捆好我后就向小陳沖去,五雙男人的手在小陳的全身上下到處游走,兇徒用手指開始撥弄小陳的陰部,他先撥弄她的陰毛,然后用手指扒開她的陰唇,露出陰蒂,他用食指在小陳的陰蒂上慢慢的揉搓,中指則放在了小陳的陰道口上,慢慢的畫圓,又用兩個手指捏住小陳已經勃起的陰蒂,小陳厭惡的閉上了眼睛,我知道小陳極其討厭男人,她只喜歡女人,她對男人的觸摸非常反感,她從來沒有被男人看見過裸體,更沒有被男人扒光衣服捆綁起來玩弄過,但小陳無法反抗,只有任由他們,馬老板在小陳的后面,撫摩著小陳的屁股,并用他的右手中指插進了小陳的肛門,小陳渾身一抖,睜開雙眼開始掙扎,但只限于搖一搖頭。


  她的乳房被兩個家伙一人一個的把玩,他們用手指捏住小陳的乳頭,用舌頭舔乳頭的周圍的乳暈,把小陳的乳頭含到嘴里,用舌頭撥弄,唆允,用牙齒輕咬,還有一個家伙竟然把小陳的一只左腳捧在手里,聞來聞去,親了又親,用舌頭舔遍了小陳的腳趾縫,并把每一個腳趾都在嘴里嘬了又嘬,我看得血脈噴張。


  小陳是我最愛的女人,她自從跟我搭檔,就一直和我在一起,記得我們的第一次,是在警隊的澡堂里,警隊里只有我們兩個女的,所以洗澡只有我們兩人,時間已經下班了,警隊里安安靜靜,我們兩在澡堂里享受著熱熱的淋浴,那天小陳讓我趴在條凳上面,她要為我搓背。我趴在上面,閉上了眼睛,她輕柔的為我擦背,我感到非常舒服,她又叫我不要動,趴在這里等她,幾秒鐘后她回來了,用清水沖了我一下就開始打浴液,她輕輕的在我的背上屁股上大腿上直到小腿和雙腳,都抹上了浴液,光滑的浴液和小陳的雙手,使我感到一種陌生的感覺,當小陳的雙手把浴液抹到我的大腿內側時,我感到一股沖動由我的大腿中間向上涌動,好象一股電流,這時她抓住了我的雙手,拉到了我的背后,就好象我們捆綁犯人時做的那樣,但小陳很溫柔,我不知她要做什麼,但就由她吧,直到我聽到卡嗒一聲,我才意識到我的雙手被小陳用手銬銬在了背后,沒等我翻過身來,小陳馬上反騎在了我的背上,用身體壓住了我的雙腿,在我的腳腕上銬上了另一副手銬,我問她:“你要干什麼?”她笑著對我說:“每次抓犯人,都是你捆綁他們,我都快忘了怎樣捆人了,今天我要捆你,好嗎?阿姐?”“好什麼好,你已經把我銬住了,還問什麼問!”


  這時我才看到,澡堂的地上早已放好了幾根長長的麻繩,“哪來的?”我問,“從剛才那幾個犯人身上解下來的,讓我過過癮吧!”她開始從頭捆綁我,繩子搭在肩上,穿過腋下,在胳膊上繞幾圈,在手腕處打結,繩頭穿過脖子后面的繩子,向下拉緊,我的雙手就被提到了脖子的后面,再打結,然后捆綁我的身體,在乳房前交叉,再向后拉緊我的上身就被綁的一動也不能動了。


  “好!捆的好!沒想到你捆人這麼熟練,以后我們兩一起來綁犯人。”我稱贊她。但她絲毫沒有給我解開的意思,反而拿了另一條繩子開始捆綁我的雙腿,她把我的雙腿并攏在一起,從雙腳腕緊緊的捆到了雙膝,我是徹底不能動了,她翻過我讓我躺在條凳上,在我的前面涂抹浴液,我的身體在她的觸摸下,開始有了反應,一浪高過一浪的觸電般的感覺,使我開始不停的扭動,小陳感到了我的躁動,她用清水沖掉了我全身的浴液,騎在我的身上開始用嘴親吻我的乳房,乳頭,胸腹部,大腿,小腿,她用她的舌頭舔我的陰蒂,同時她的手指塞進了我的陰道,她抽插,旋轉,她解開捆綁我雙腿的繩子,用她的陰蒂摩擦我的,和我同時達到了高潮,使我第一次知道被女人強奸的滋味,真好,真舒服。從那時起,我們就經常在我家做愛,當我丈夫出差,小陳就住在我家,我就會被整夜的緊綁著,被玩得高潮迭起,筋疲力盡。小陳最愛把我兩腿分開頭朝下倒吊起來,讓我的后腦勺剛剛挨地,這樣的吊法,我的陰部是完全暴露的,她跨開雙腿,騎到我的兩腿中間,用她的陰部摩擦我的陰部,我知道在古代的書中,這種玩法叫磨鏡子,有時她會用一個雙頭假陰莖插入我的陰道,而另一頭插的是她自己。


  所以我看到小陳被五個男人同時玩弄,聽著小陳發出的呻吟,我感到憤怒異常,也感到強烈的欲望沖動。


  這時,兇徒已經忍耐不住了,他脫光了他的所有衣服,露出了他一身強壯的肌肉和早已勃起的生殖器,那是一條碩大的,堅硬的,爆滿了血管的肉棒,他跪在小陳的面前,用雙手分開小陳的大小陰唇,露出粉紅色的陰蒂,開始用舌頭舔,他用力的舔在小陳的陰蒂和大小陰唇上,他上下舔,又用舌頭來回撥弄小陳的陰蒂,直到小陳的陰道口流出大量的愛液,他自己也忍無可忍了,他的陰莖漲的又粗又硬,他把它放在了小陳的陰道口前,對準用力一下,就連根插了進去,因為小陳被吊的高度,陰道口剛剛好在大腿的高度,所以兇徒剛好可以不用費力的套入。


  小陳開始劇烈的掙扎,她拼命的扭動身體,但只是徒勞的為兇徒增加快樂而已,兇徒保持他的身體不動,下身用力向上頂,享受著小陳的掙扎,在小陳的激烈掙扎下,兇徒射精了,他的身體抖動了幾下,然后就離開了小陳。同時馬老板也脫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肥肉,令我奇怪的是,馬老板人高馬大的,但是生殖器出奇的小,就是現在,已經勃起了,也不過只有手指長,而且才只有我拇指差不多,當然要粗一點,馬老板用他的小家伙在小陳的陰道口蹭了蹭,用力插進去抽插了幾下,然后拔了出來,他的小家伙上沾滿了小陳的愛液和兇徒的精液,他轉到小陳的后面,從后面抱住小陳的腰,突然用力把他的小雞巴直塞入小陳的肛門,因為他的雞巴上滿是滑溜溜的液體,所以毫不費力的就插進去了,幸虧他的雞巴小,小陳還能承受,但她的前面又被一個家伙插進去了,她忍不住發出了叫聲,我聽的心疼,就大罵了起來:“你們這些牲口!快停下!放開她!有本事沖我來!來呀!來插我呀!快來插我呀!你們這些混蛋!”


  兇徒來到了我的面前,他全身赤裸的緊貼著我站著,他的肚皮緊壓著我的腹部,我感覺到他的堅硬的陰莖緊抵著我的肚皮,濕漉漉的,沾滿了小陳的愛液。


  兇徒比我只高一點,因我的雙腿被叉開捆在杠鈴上,所以顯得比平時矮了一點,兇徒略彎了下雙腿,用他的恥骨緊抵在我的恥骨上,我都感到他的陰毛蹭在我的光潔的陰阜上那麻酥酥的感覺,他用雙手向兩邊分開勒入我陰道口的麻繩,他的陰莖就平放在了我的陰道口上,他并不將他的陰莖插入,而只是在陰道口來回摩擦,讓我的心里越來越急,我想夾住他的陰莖,但由于我被叉開雙腿捆著使我絲毫無法用力,我大叫:“混蛋!插呀!快插進去呀!看我將來怎麼收拾你們這些牲口、人渣!”兇徒卻笑著對我說:“省省吧,一會兒有人伺候你,你早被人預定了,我現在只不過逗逗你。”說完竟轉身走了出去。


  那邊小陳已經被三個男人從前面強奸過了,馬老板也已經在小陳的肛門里射了精,唯一沒有強奸小陳的那個男人,也早已把小陳的一雙腳舔了一個遍,現在他正沿著小陳的雙腿向上舔,兇徒從外面進來了,他帶來了一些細繩和幾聽飲料,我馬上就想到了他要干什麼,他把小陳的雙腿放下來,再吊到后面去,小陳就在空中臉向下背朝上的吊著,她的兩腿向后彎曲,緊貼著她的臀部,平趴在空中,兇徒把細繩緊緊的綁在小陳的勃起的乳頭根部,然后把一罐飲料栓在細繩的另一頭,飲料直直的墜下來,兩個乳頭,一邊一罐飲料。


  小陳皺起了眉頭,咬緊了牙關,她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而那個舔她腳趾的家伙,卻在這時把陰莖插進了小陳的身體,他站在小陳的后面,正在兩腿之間,小陳的兩腿叉開著被吊著,那個家伙剛好站著把他的東西塞進去,他雙手抱住小陳的屁股,前后推動,因小陳被吊著,他可以不費力的搖動小陳的身體,而吊在小陳乳頭上的兩罐飲料也隨著他搖動小陳的節奏而快速的擺動,小陳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終于變成了嚎叫,先是短聲后來變成了長聲嚎叫,兇徒得意的對小陳說:“你還記不記得你綁我雞巴的事了,這就是報復,你求我我就給你解下來。”


  小陳呸了他一口,他笑著,搬了一張椅子,坐在了小陳的面前,“我看你能硬多久!”小陳后面的家伙也射精了,劇烈的搖動停止了,我松了一口氣,她的痛苦可以小一點了,可痛苦就是痛苦,小陳的喘氣聲逐漸變粗,全身上下到處滲出了汗水,她臉上的汗水從下巴上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掉,身上的汗水很快把她全身的繩子浸濕了。


  我大聲的說:“我求求你了,快放開她吧,我求你!”兇徒不為所動:“讓她自己求!當初是她綁的我!”我對小陳喊:“你說呀!現在別硬挺著!快說吧!”


  小陳終于用微弱的聲音說:“求求你饒了我吧!”兇徒顯得非常快樂,他把小陳放下來,由于雙腿向后折疊捆綁,小陳落到地上后只能跪著,兩聽飲料也落到了地上,兇徒把椅子向前拉了拉,直拉到小陳的前邊,他坐在椅子上,兩腿叉開,小陳就跪在他的兩腿中間,他拉著小陳的頭發,把她的下巴放在他兩腿間的椅子上,他的生殖器正對著小陳的嘴巴,“用你的嘴讓我高興,我就把飲料給你解下來,快!”小陳剛一猶豫,他立刻就是一記耳光,然后彎下腰,在小陳的屁股上連續打了幾巴掌,清脆的聲音回響在地下室里,小陳的屁股上立刻出現了一片紅暈。


  小陳倔強的把頭偏到了一邊,堅決不肯把兇徒的雞巴放到嘴里,兇徒又揚起了手,“住手!”我忍不住大喊,兇徒回頭看我:“怎樣?”“我來給你口交,把你的雞巴放到我的嘴里來吧,饒了她吧。”“不行!她今天要是不能用嘴讓我高興,我就用針扎爛你的乳頭!怎樣?我的陳大小姐?你是嘬還是不嘬?”“我嘬,我嘬。”小陳含著眼淚小聲的說,我知道她是為了不讓我吃苦,真想為她做些什麼,可我全身赤裸,兩條胳膊被人用關公背大刀的姿勢緊緊的捆綁著,身體前后,乳房上下,就連我的陰蒂都被麻繩綁著,雙腿叉開,以最羞辱的姿勢站在那里,不要說幫小陳,就是我自己,也成了任這些歹徒們細細把玩的玩具。


  小陳含淚把兇徒的陰莖含到了嘴里,兇徒用手抓著小陳的頭發,向下壓,他的又粗又長又硬的陰莖一下就塞到了小陳的喉嚨,小陳一下噎住了,她用力向后掙了一下,但兇徒又把她的頭向下壓,小陳只好把他的陰莖含在嘴里,用嘴唇上下套弄,用舌頭舔他的尿道口,再沿他的龜頭下面舔一周,再含進嘴里,不停的套弄,用力吸進,再用力擠壓著滑出,這樣幾下,再舔幾下,剛開始時,小陳很勉強,但隨著兇徒的開始呻吟,小陳越來越認真的開始為兇徒口交,逐漸的兇徒的身體變僵硬了,小陳也加快了嘴套弄陰莖的速度和力度,突然,兇徒抓住小陳頭發的手用力向下壓,小陳一點也動彈不得,由得那一根粗硬的陰莖連根插在嘴里,直到喉嚨,那條陰莖一跳一跳的,直噴出一股股的熱流,又粘又稠的精液直射入小陳的喉嚨,小陳猝不及防,加之嘴里被陰莖堵滿,呼吸不暢,不得已把兇徒射出的精液全部咽了下去,兇徒高興的哈哈大笑,把陰莖在小陳的嘴里又來回抽插了幾下后,拔了出來,蹲下身子,解開了小陳乳頭上綁著的的兩罐飲料。


  (四)逃出虎穴預定我的人來了,使我大吃一驚的是,來人竟然是一個警察,而且是我認識的警察,他就是張國強,我們的一個派出所長。他早先也是刑警,還曾經在警校教過我們,他能熟練的使用繩子,犯人們都害怕被他捆綁,送他外號叫“張繩子”,無論多剽悍的犯人,被他捆綁以后,都會求饒。區別只在于堅持時間的長短。他教我們如何在犯人強烈反抗時順利的把他們捆起來,尤其是一對一時,捆綁時怎樣可以讓被捆綁的人感到最大的痛苦,示范時,他選擇了我做為假想的犯人,他將在大家面前表演怎樣捆綁我,那天,我不慎穿了一件白色緊身吊帶背心,而且還是露臍的,下身穿了一條同樣顏色、質地的緊身超短裙,短到剛剛蓋住我的臀部,它緊包住我渾圓的臀部,更糟的是那天我剛好沒戴乳罩,早晨起床后我光身穿的背心。


  我出列站在了隊前,心里有一點興奮,也有一點緊張,不知會是怎麼樣的感覺,我忘了我的衣著很暴露。


  張國強把一條麻繩對折,在中間打了一個結,使麻繩的中間有了一個小繩環,他讓我把頭發盤起來,露出我的頸部,然后他說:“大家看好,現在開始了!”


  他把繩環放在我的頸后,讓我平舉兩臂,當我平舉兩臂時,我的緊身背心更加向上,幾乎露到了胸部,我才意識到我穿的太少、太暴露了,我想讓他換人,但他已麻利的把繩子從我的兩邊腋窩下穿過,在我平舉的雙臂上纏繞了幾圈,在手腕上緊緊的打完了結,我錯過了讓他換人的機會,只好讓他繼續捆了。


  他叫我把雙臂背到后面,當麻繩繞在我雙臂時,我沒有感到什麼,但我把雙臂依他吩咐背到后面時,由于雙臂的肌肉較平伸時緊張,我明顯的感到了每圈繩子對皮膚的壓力,勒的我挺刺激的,他把繩子的兩個繩頭穿過我頸后的繩環,轉過身軀,把繩子放在他自己的肩上,向下用力拉,我的雙手就被向上吊了起來,直到頸后,他還嫌不夠勁,繼續向前弓腰,把我跟他背對背的背了起來,他顛了幾下,我的雙手就更加向上,更加接近我的后腦勺,當他這樣做的時候,我感到我腋窩下的繩子和我雙臂上的繩子,都變的很緊,深陷入我的肉中,但我并沒有感到痛苦,而是感到了一陣我從來沒有感到過的莫名其妙的感覺,我當時不知道那是快感,因為我是第一次被人捆起來,我當時并不知道我將要被男人、女人無數次的以各種姿勢捆綁,我當時只想我將會無數次的去捆綁各種男人和女人,僅是想象我如何捆綁他們,就使我激動不已。


  他放下我,把我被吊在頸后的雙手手背相對,用繩子把手腕緊緊的捆綁在一起,捆好后又用繩子把兩手腕之間的繩子捆緊,這樣我的雙手就沒有了任何活動的余地,他推著我,把我轉來轉去,讓大家看,讓大家摸一摸繩子的松緊和我兩臂的情況,那些男同學們都只看我的肚皮,只摸我的露在外面的皮膚,我后悔我穿的這麼少。


  張國強又把繩子在我的胸前交叉,拉緊后使我的乳房更加向前挺起。“現在捆完了!”他宣布,“下面自由練習,你們兩人一組,互相捆綁吧,要好好體會,去吧”大家都走了,我因為還沒有松綁所以還站在這里,等他給我解開,但他并沒有解開的意思,他讓我跟他走,進了一間辦公室,“我來教你完成后面的捆綁。”


  他把我仰面放倒在寫字臺上,把我的白色露臍緊身吊帶小背心向上拉到了腋窩下,我的上半身就完完全全的暴露出來了,由于胸部緊綁的繩索,使我的乳房向上挺起,而我的乳頭則奇怪的硬了,他用一條麻繩從我的雙腳腕開始捆起,直向我的一雙大腿捆去,捆我小腿時,為了讓我的肌肉放松,他讓我彎曲著雙腿,我的緊身超短裙就向上褪到了我的腰部,露出了我的白色小三角內褲,三角褲太小了,我的濃密的陰毛都從旁露了出來,那時我還沒有結婚,也還沒有去除我的陰毛和腋毛,他的眼睛緊盯著我的大腿根部,雙手不停,把我的短裙向上推,直到我的腰部。他把繩子從我的雙腳腕直捆綁到我的大腿根,我被捆得筆管條直,絲毫不能動,夸張的說,我現在只有眼珠能自由的動了,我的全身幾乎完全赤裸,上身只有腋窩處有一點布料,下身只有一條遮不住陰毛的極小的三角褲。


  他又拿了一條繩子,把我緊綁在了寫字臺上,然后坐下來,喝茶吸煙,我躺在寫字臺上,雙手在背后壓的發麻,全身的繩子感覺越來越緊,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也越發強烈,我急著想讓張國強來繼續擺弄我,他捆我時我的感覺要強烈一些,但現在也不錯,隱隱的快感在我體內奔涌,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整個下午就這樣過去,張國強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我期望他有什麼樣的動作?不可思議。


  他實際是想要聽我求饒,沒有人能在他的捆綁下堅持超過一小時不求饒的,我堅持了四個小時還沒有求饒,讓他驚異。他不知道我是在享受。


  他解開了捆我的繩子,先從雙腿解起,然后是上身,松開我上身時,他先解開繩結,把我的雙手從頸后放下到一半,停住,片刻后再放,放到底后他用他的大手用力捏揉我的雙臂,因捆綁的太緊,時間也太長,如果突然放開他怕我的雙臂受傷。我突然感到一種猶如觸電的感覺,猛烈的從我的下身涌起,消失在小腹的深處,這感覺是如此強烈,持續時間足有半分鐘,讓我忍不住發出了叫聲,我不由自主的轉過身來,雙腿夾緊,用力伸直,還用我的前胸和腹部,緊貼在張國強的身上,尤其是我的下腹部,用力頂在他的下腹部,我感到一件堅硬的東西,隔著他的褲子頂在我的下身,讓我感到舒服。


  他不發一言的抱住我,等我平靜下來,他繼續給我松綁,等他完全給我解開,我才發現我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了,而我的那條小三角內褲,更是濕得讓我以為我尿了出來。


  我軟綿綿的回到了宿舍,全身都沒了力氣,但感覺很放松很舒服,如果被捆的滋味是這樣,我真想每天都被張捆綁,不知那些犯人為什麼害怕被他捆綁?后來我聽說他在捆綁一個女犯時,那個女犯夸張的呻吟,惹得他按耐不住欲火,強奸了她,被告到了上面,他被撤職,到派出所從頭干起,因為能力強,短短幾年,就又當上了所長。


  現在,就是這個張國強,站在了我的面前,看眾匪對他的懼怕,他應該是一個頭目,他站在我的面前,撫摩著我的裸體,我按耐不住的發出陣陣的顫抖,快意從兩腿間又開始升騰,我下身分泌的愛液已開始向地下滴落,太奇怪了,他明明是個敵人呀,我應該恨他才對呀,我這是怎麼了?我竟然在敵人面前失了態,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怎麼辦?順其自然吧,干脆,與其強忍著讓敵人看笑話,還不如放松自己,什麼也不去想了,把敵人當作男人,盡情的享受他們的服務吧,想開了這一點,我覺得放松多了。


  當張國強用他的舌頭舔在了我的左腋窩時,我發出了一聲消魂的嘆息,真的舒服,我閉上眼睛,感覺著舌頭舔在腋下時的那種麻酥酥,略帶一點癢癢的感覺,這種感覺竟向下放射到了我的陰部,使那里的愛液更快的流出,在我體內奔騰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他的舌頭從我的左腋下舔到了乳房、乳頭。并把乳頭放在嘴里,用牙齒輕輕的咬,我都快要瘋了,我已到達了爆發的邊緣,而他還在慢條斯理的舔我的腹部,肚臍,終于他舔到了我的陰部,他坐在了我雙腿之間的杠鈴桿上,他的嘴剛好與我的恥骨平齊,他用兩手把住我的屁股,用舌頭舔我的陰蒂,在左右舔我的陰唇內側,甚至用舌頭撥弄我的尿道口,他用牙齒輕輕的咬住了我的陰蒂,強烈的刺激使我夾不住尿了,一股濁流,直噴到了張國強的嘴里,臉上,但他毫不退縮,把我的屁股抓緊,緊壓在他自己的臉上,舌頭也還在我的陰道里攪來攪去,任由我的尿從他的臉上流過,甚至有一小部分的液體,沖進了他的嘴里,竟然被他咽下去了。


  我也達到了高潮,但這次高潮異常強烈,我從來也沒有過這樣的高潮,我幾乎昏了過去,腦子里一片空白,身體內一陣痙攣,持續了足有一分多鐘,他仍然未停,還在舔我的陰蒂,我體內的沖動剛剛平息,就馬上又被他喚醒了,強烈的欲望使我大叫了出來:“張國強!你這個王八蛋!你他媽的快點呀!”他解開了我的雙腳,把我的右腿向上抬起,直到與我的身體挨上捆好,我現在只有一條腿站在地上,右腿緊挨著身體被綁緊,腳心朝天,這種捆綁腿的方法叫“朝天蹬”。


  我現在被用兩種捆綁方法牢牢的捆著,關公背大刀加朝天蹬,幸虧我的各處關節韌帶,柔韌性都非常好,所以我沒有感到絲毫的難受,只是左臂背大刀的時間長了,有一些麻而已。


  張國強來到我的前面,把他的衣服全部脫光,露出了一身強壯的肌肉和他的粗大的陰莖,陰莖已經硬了許久了,表面的血管爆出,龜頭的表面已經有了一層分泌物,他抱住我,連同我被綁緊的右大腿,他緊緊的抱著,用他的嘴找尋著我的,我無法動,任由他把我的嘴唇輕輕咬住,他的呼吸在我的臉邊吹過,他用力把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里,找尋著我的舌頭,上下的攪動,他舔遍了我的口腔,他親吻我的臉頰、眼睛、鼻子,他緊抱住我被向上綁緊在身體上的右腿,在腿的后面舔來舔去,同時他的左手撫摩著我的右腳心,他的陰莖也已經抵在了我的陰蒂上,他輕輕的蠕動,然后加力,慢慢的把他的陰莖連根插入了我的陰道,我用力夾緊我的括約肌,專心感受著那種摩擦,他的右手不停的撫摩我的左腋窩,他的陰莖也不停的摩擦我的陰道內壁,我達到了又一次高潮。待我的痙攣過后,他把我從鐵柱上放了下來。解開了我的雙手大拇指,把我的雙手背在背后。用一條短麻繩把我的兩個手腕捆在一起,雖然都是捆綁,但這種姿勢要舒服多了。


  他讓我跪在地上,把他的陰莖強行塞進我的嘴里,那上面還滿是我的愛液,他在我的嘴里抽插,然后射精,我的頭被他把住不能動,他的精液全部射到我的嘴里了,我用力擺頭,掙脫了他的掌握,把一滿嘴的精液吐了出來,他好象并不在乎,把我拉到了一條長條凳上,讓我跪在上邊,把我的雙腳分開綁在凳腳上,膝彎處綁在凳面上,我就跪在凳子上了,他強迫我屁股朝天,臉貼著凳子,跪在那里,他開始用他的手指插進我的肛門,先是一個小指,然后是無名指,接下來是中指加食指,我感到強烈的便意,最后他把他的陰莖硬塞進了我的肛門,我感到肛門象撕裂一樣的疼痛,可是沒有破,我知道是他先用手指擴張過的緣故,不然我會受不了的。


  我偏過頭去看小陳,她還在被強奸,她已經失去了掙扎喊叫的力氣,她機械的躺在那里,感受著次次的高潮,她的頭發已經汗濕的象水洗過的一樣,她的雙腿已經被放開,上身還被捆的緊梆梆的。“我渴,給點水喝吧。”“好啊!請你喝茶。”幾條雞巴伸到了小陳的面前,一個家伙捏開小陳的嘴,另一個家伙向里面撒尿,小陳拼命掙扎,但她馬上被制服了,因為她的上身被緊綁著,絲毫不能動,他們把她的兩條腿并攏緊緊捆起來,然后繼續向她的嘴里撒尿,五個男人都尿完了,小陳的胃部漲鼓著,張著嘴干嘔,那五個男人已揚長而去。


  張國強在我的肛門里來回抽插著,我夾緊了肛門,慢慢我感到了一些快感,隨著他強力的抽動,我又有了反應,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陰蒂和肛門上,閉著眼睛感受著肛門內的運動的物體,從肛門發起的肉欲,很快包圍了我的全身,在張射精的同時我再次達到了高潮,使我驚訝我自己的能力。原來肛門也能有高潮。


  他從我的肛門里拔出了他的陰莖,長吁了一口氣,他轉到我的前面,讓我把剛從我肛門里拔出來的陰莖舔干凈,那上面濕漉漉的,我毫不猶豫的把它含在了嘴里,一股澀澀的味道,在我舔的過程中,他又勃起了,他拉起我,站到我的背后,我也直起了身跪著,我綁在后面的手剛接觸到了一件東西,硬硬的,粘粘的,那是張國強的陰莖,我馬上把它握在手里,擠壓和揉搓,它更加硬了,我套弄著,要求著,把它放到我嘴里來吧,終于我用嘴又讓張射了一次。


  匪徒們終于都走了,地下室里只剩下我和小陳了。


  我一絲不掛雙手被捆在后面,身上五花大綁,雙腳被捆在條凳上跪著,小陳則仍然保持著她剛被捆綁時的樣子,上身一動不能動,只是她的雙腿又被捆了起來,她全身上下精赤條條,被綁的直溜溜的,躺在地上。


  我把我的雙手向后抬,頭向下頂到條凳上,再用力抬雙手,我的肩關節一翻,雙手就到了前面,他們沒有固定我的雙臂真是失策,他們應把我的胳膊和身體捆在一起。雙手到前面后,下面的事就好辦了,我用牙齒咬開了繩子,然后解開了把我捆在條凳上的繩子,身上的繩子不妨礙什麼,也沒有時間,先不解了,放開小陳的繩子,兩人悄悄的走上樓梯,沒有人,到了大門前,每人拿了一條桌布圍在身上,用一把椅子砸開了大門上的玻璃,沖了出去,道路邊正好有一個騎摩托車的人,我一把拉他下來,我和小陳騎上去,向城里飛奔,向那一片燈光的海洋,向著自由和幸福飛奔。


  一小時后,我和小陳帶著警隊的大批人馬,回到了這個賊窩,但已人去樓空,第二天,截獲了那批制毒原料,我和小陳都立了功,受了獎。一個月后,馬老板落網,他招出了兇徒的藏身地,兇徒拒捕被擊斃,而張國強一直沒找到。


  三個月后,一直討厭男人的小陳,跟一個商人結婚了,她退出了警隊,她離開時說:“阿姐,這次我們兩的劫難,讓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是捆綁男人還是被男人捆綁,如果是一個我愛的男人,都是幸福的。告訴你一個秘密,這次被那麼多男人干,我知道了被男人干真爽,爽過跟女人干。”我問她:“我們警局有那麼多好小伙子,你怎麼找了這麼一個人?”“你不知道他捆人的花樣,他能讓我非常高興!”我逗她說:“什麼時候讓我見識一下?”小陳很爽快的說:“好啊,哪天我們會去捆你的,你把我們要用的繩子準備好!”


  轉眼時間過去了一年,又到了夏天,天氣一天天的變熱,我還是象以往那樣忙著抓賊,我的丈夫還是象以往那樣忙著到處出差,表面上,我們的生活還象以往那樣按部就班,但每到晚上,我強烈的感到,我失去了以前與我丈夫做愛的激情,我不知哪里出了問題。


  我試著讓我丈夫用過了所有我知道的方法來捆綁我,如:五花大綁,四馬攢蹄(雙手雙腳在背后捆綁在一起),朝天一拄香(雙臂在頭后高舉,然后把從手腕到肘部捆緊使挨到一起),關公背大刀,朝天蹬(五花大綁后把一條腿向上與身體捆在一起),玉女看瓜(上身捆好后把我的頭向前壓,頭壓到兩腿中間捆好),有眼無珠(讓我跪著,把我的雙手拉到兩腿之間,左手腕綁到左腳腕內側,右手腕綁到右腳腕內側,我的屁股就朝天撅著,**朝天,所以叫有眼無珠,他在我的背后,用他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或肛門),虎抱頭(雙手在頭后捆緊,繩子從雙腋下向前,繞過胸前把雙手固定在頭后的位置,然后把繩子從背后向下,拉緊穿過屁股溝,從身體前面拉到胸前,綁在胸前的繩子上)張國老倒作揖(把雙手腕在背后捆起來,然后吊起,使其身體前傾成九十度,他站在背后玩弄我),倒卷廉(上身五花大綁,雙腿岔開頭朝下吊起,使我的陰部的高度與他的嘴平齊,他邊舔我的陰部邊把他的陰莖插入我的嘴里),掛金鐘(把我的雙腿捆緊,坐在地上,被捆的雙腿彎曲到胸前,腿彎后放一條棍子,雙手抱住雙腿,把棍子放在肘彎的上面,雙手腕在腿前捆緊,如果不把棍子抽出來,我就一動也不能動,然后把棍子的兩端綁上繩子吊起來,人就在空中腳上頭下的象一個大鈴鐺,他把他的陰莖插進我的嘴里,同時雙手玩弄我的陰蒂)等許多方法,但都沒有什麼大用。


  這一功好象是從我破獲了張國強販毒團伙案后開始的,有時我會想起在逃的張國強,不知他現在哪里,而當我想起張時,就會有一種微微的惆悵,有時我把我的丈夫想象為張國強,我被他捆綁時就會加倍的激動,也只有在這時,我才會感到微弱的高潮。


  今天我休息,在家里等待我丈夫的歸來,他應該在中午時分到達本市,現在估計快到家了。


  我洗了一個澡,把我的全身上下用香水噴得香香的,然后我習慣的赤身坐在沙發上等他到家。


  汽車聲停在了我們的院子里,樓梯上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那是兩個人的聲音,有人跟他一起,我趕快拿了一件睡衣穿上,我想再拿些什麼穿上,可敲門聲已經響起了。


  【完】